第九十七章

她要讓她即使面對以后更多的黑暗,也能堅持自己的信念,只有依靠自己,才能最終完成那個目標。

等到晚上,許昕顏回來的時候,盡管她極力隱藏,唐小糖還是能夠看出來她臉上的疲憊和眼中的憤怒、低落。

她靜靜的望著許昕顏,輕輕問:“媽媽,你怎么了?”

“媽媽沒事?!痹S昕顏唯一值得高興的事就是女兒的病了,醫生說要讓萌萌休養幾天,然后才可以開始手術。她一定不會在這種時候影響女兒的心情。

“萌萌乖乖的,等周末媽媽就帶你去游樂園?!贬t生說手術還是有一定的風險,畢竟萌萌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而且她的年齡也太小,不太適合接受如此大的手術。

他建議手術之前還是要保持患者的心情愉悅,這是很重要的。

所以考慮了很久,加上唐小糖祈求的目光,許昕顏還是決定帶她去游樂園。經過和秦輕辰的商量(其實是她說秦輕辰聽),時間就定在這周六。

許昕顏哄著宋萌萌睡著了,才自己走到樓道里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看著窗外的天際,今天天色陰沉沉的,陰云遮住了月亮和星星,厚厚的云層在遠處燈光的渲染下隱隱透出一絲猩紅的色澤。

許昕顏深深嘆口氣,眼神流露出一絲絲迷茫。

她被開除了。

或者不應該說是開除,因為她本來就不是正式的員工。不僅如此,那一大筆損失還被算在了她的頭上。

早就察覺到了那筆單子的不正常,可她還是簽了下去,所以有這個結果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也不算太難過。

想到今天公司里那個中年主管鄙視的眼神,還有他那句:“女人果然干不了什么大事”,許昕顏手握得緊了緊,這件事有蹊蹺她不是沒有告訴上面,但他們全部認為是她想太多,結果出了事就全部推到她的身上,這樣的結果真的很讓許昕顏心冷。

不過令她沒想到的是,一向對她嚴厲的張姐居然是公司里唯一一個幫她說話的人,她一直以為張姐是不喜歡她的,結果諷刺的是,這種時候只有她替她說了話。

可也無可奈何,張姐的地位雖然比她高一些,但也只是高一些,在公司里女性是不會有對大事的發言權的。

想起她離開的時候,張姐那句:“許昕顏,我也很同情你。但是沒辦法,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誰讓我們都是女人呢?”許昕顏心中再一次涌起憤慨,難道是女人就有錯嗎?

男人又怎么樣?總有一天她要改變這個世界!

許昕顏看向遠處的天際,眼神變得堅定,這些都不該是她軟弱的理由!

現在她唯一擔心的是萌萌的手術,好不容易找到的骨髓,她不想因為交不了手術費這樣的理由錯過,她一定要救女兒!

有那么一瞬間,向秦輕辰求助的念頭在她腦海里一閃而過,但很快就被她重重的拋在一邊。

她甚至為自己產生這種想法感到羞愧。

她和他并不是很熟......而且說起來,他已經幫了她很多。他沒有幫助她的義務,她也不能要他一直幫助她。畢竟他只是她名義上的丈夫,而且現在也還不是。

看來,只有快些和宋澤遠離婚了......

希望宋澤遠不要太沒人性,畢竟萌萌也是他的孩子。

但是事實證明,許昕顏還是低估了渣男的本性。要知道,渣男之所以被稱為渣男,就是因為他們大多時候都是沒人性的。

許昕顏看著對面的宋澤遠,她心中已經提不起半點情感,平靜的就像看見了一個陌生人。

“昕顏,這是離婚協議書,你看一下?!?/p>

宋澤遠并不是一個人來的,他帶著他的律師一起。他剛說完,律師就把手里已經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遞給了許昕顏。

許昕顏拿在手里翻了兩頁,就隨手拋到一邊:“我不同意?!?/p>

她心里有一團怒火在熊熊燃燒,什么叫“對男方母親態度惡劣”、“行為有出軌跡象”、“女兒血緣關系不明”?

她可以忍受他對她的侮辱,也不在意他是怎么樣看待她的,但是萌萌可也是他的女兒,他這么做之前難道良心都不會疼的嗎?!

越是憤怒,她臉上越是平靜,許昕顏冷漠的看著宋澤遠,他徹底磨掉了她對他最后一絲容忍:“這上面的內容是你加上去的嗎?”

宋澤遠不敢看她的眼睛,但是想想母親說的話,還有那天安琳拿給他的照片,心里涌上怒意,他又抬起頭,眼神憤怒:“是我添上去的!許昕顏,我以前真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女人!你老實說吧,萌萌是不是我的女兒?”

許昕顏都要給他氣笑了。她冷笑了一下,對于這個她曾經真愛過的男人,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她甚至在想,自己以前眼睛是有多瞎,居然能看上這種不要臉的男人?還真是太傻太天真!

“宋澤遠,我們把話說開,這婚,可以離,而且必須要離,錢,不該我的我不要,但是該我的你也一分也別想少給?!彼旖菐е唤z微笑,冷而妖異,讓宋澤遠看得呆住了。

這還是那個溫婉容忍的許昕顏嗎?她這樣的笑容令他遍體生寒,仿佛對面坐著的那個人不是與他朝夕相處了八年的妻子,而是一位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許昕顏輕輕的冷漠的說:“萌萌歸我,房子和所有的財產我要一半,當然,你不想給房子也可以折現給我,這都沒關系?!?/p>

頂著宋澤遠不敢置信的目光,許昕顏一個冷眼,讓他即將到嘴的話說不出來,繼續冰冷的說:“你要是不想給,那好,我們就法庭上見。別說我不顧夫妻情分,到時候我手里那些東西要是漏出去,看是誰理虧!”

“昕顏,你、你......變了......”宋澤遠仿佛看瘋子一樣的看著她,他從不知道這個以前一向軟弱的妻子還能有這樣的氣場。

“我是變了,人總是要變得不是么?”許昕顏諷刺一笑:“就像長大了才知道,以前的眼光有多么差勁,差勁到我都不想再看第二眼?!?/p>

“你......”

“你說萌萌不是你的女兒也好,我出軌也好,都沒有證據。而我手里那些東西可都不是虛的。我倒要看看,法官到時候會怎么判?!?/p>

許昕顏聲音越來越輕,宋澤遠身上卻越來越涼,他害怕妻子手中真有他出軌的證據,又覺得她是虛張聲勢。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