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那邊護士掛掉了電話,頗為驚異的看著面前的女人,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沒想到秦先生真的讓她進去了,而且還用了“請”這個字,要知道剛剛那個大美女他都只是說了句“知道了,讓她進來吧”這樣,難道說這個才是正主,剛才那只是個消遣?

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是剛才那個更好一些吧......所以有錢人的思想還真奇怪!

不知道小護士已經在腦海里想象出了一大串狗血劇情的許昕顏在她八卦的視線里拿到了秦輕辰房間的號碼,然后頂著她八卦的目光不解的走向房間。

她是怎么了?難道那位秦先生說了什么嗎?

許昕顏很不解的想了半天,最終還是搖搖頭不再理會。

掛斷電話,秦輕辰非常高興,他完全想不到,許昕顏居然會來主動看望他!

但是想到屋里還有個麻煩的人物,秦輕辰又高興不起來了。

他雖然情商低,但畢竟是懂得了感情的人,怎么會看不出安琳眼中的愛戀?只是他同樣能看到她眼眸深處的偏執瘋狂以及貪婪,與那些所有懷著目的接近他的女人如出一轍的獨占欲,是他最厭惡的東西。

而且安琳和她的關系簡直......

所以到底怎么才能讓她離開呢?

要不直說?

這些念頭也只是一瞬間,秦輕辰馬上就做了決定,直說吧!告訴她他對她沒感覺,而且她不是已經和那個什么......宋澤遠在一起了么?

“安......”正要說話,門就被敲響了。

秦輕辰:“......”怎么來的這么快?

這下怎么辦?這不會讓她的印象更糟糕吧?

但是已經到了這樣的關頭,他也不會去逃避什么(其實也逃避不了),而且不得不說,許昕顏能夠主動來找他,他心里還是有幾分欣喜和激動的。

“你想說什么呢?輕辰哥哥?”

“沒什么?!?/p>

秦輕辰覺得,和安琳說沒什么用,這件事還是得他自己來解決。

看來他還是有必要和安泰那個老狐貍好好談談了,他別以為他不知道他打得什么鬼主意。若說以前他沒有喜歡的人,也不怕誤會,他總是讓安琳跟在他身邊也沒什么,畢竟類似“秦氏即將與安氏強強聯合”這樣的消息對他還是有一些好處的。

他快步走去開門,沒有看到聽完他那句話的安琳眼中的癲狂。

看著秦輕辰離開的背影,她眼神幽暗的看著桌面,光滑如鏡面般的桌面映出一張扭曲微笑的臉,安琳陰沉的勾起嘴角。

不管是誰,都不可以把輕辰哥哥從她身邊奪走!他只能是她一個人的!

許昕顏走到房間門口,敲敲門。

“咚咚?!?/p>

敲了兩下,她正準備敲第三下,門就打開了,這一下差點敲到秦輕辰身上。

許昕顏:“......”

她放下舉起的手,有些尷尬的搭在飯盒上:“你好,秦先生?!?/p>

正思考著該怎么和他說,秦輕辰已經開口了:“許小姐,快進來!”

許昕顏:“......”他怎么這么熱情?是不是有陰謀?

本來沒想著秦輕辰會讓她進去就想站在門口說的許昕顏略微思索了一下,也就進去了。畢竟她要說的話還是進去談更好一些。

屋里的安琳只聽到門口一個非常耳熟的女人很小的聲音(這房間隔音效果太好了),她臉上的表情更加瘋狂。

居然是女人?到底是誰?居然能得到輕辰哥哥如此高的待遇?

等到那個女人出現在她視線里的時候,她只覺得心里的恨意瞬間讓她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

怎么又是這個女人?為什么又是這個女人?

背對著秦輕辰的安琳面容如同惡鬼般猙獰,她渾身發抖,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

許昕顏!你還真是打也打不死!既然這樣,她也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了!

但是等到秦輕辰和許昕顏一轉過身,她臉上的表情立刻恢復了平靜,還帶著一絲絲詫異:“輕辰哥哥,這就是......你的朋友?”

那語氣最后轉了個彎,似乎有些驚訝,又似乎帶著些難堪,總之是把一個小白花的形象表現的徹底,要是唐小糖在這,肯定會笑死。

安琳一定是忘了,她對面的是秦輕辰,一只看盡商海沉浮的狐貍,她那些演技太稚嫩,一眼就會被看穿。要是秦輕辰不認識許昕顏還好,唐小糖可不認為這家伙在知道自己喜歡一個人之后會不去查她的資料。

事實也的確是,秦輕辰眼底有少許的厭惡,他當然知道安琳這是拐著彎的在他面前黑許昕顏,因此他也不客氣的說:“抱歉,安小姐,你先回去吧,等康復了我一定會去看伯父的。我還有事要談,你在這里實在不方便?!?/p>

安琳隱藏著自己心里濃濃的仇恨,盡管指甲快要把手心刺破了,她表面上依舊維持著恬美的微笑:“好的,輕辰哥哥,那么我就先走了,你一定要去拜訪父親??!”

秦輕辰敷衍的點點頭,他會去拜訪她父親的,當然目的就是讓她再也不要出現在他面前。

要知道安氏在一般人眼里是大企業,但那并不代表它就可以和傳承了近百年的秦氏相比較。所以要是安泰還想要和秦氏合作,他就必須管好自己的女兒。

安琳離開以后,從進來以后一直沒有說話的許昕顏才緩緩道:“秦先生認識安琳小姐?”

秦輕辰心里一個激靈,急忙擺脫他們的關系:“并不是很熟,只是我和她父親是合作伙伴而已?!彼阅憧汕f不要誤會了??!

“秦先生似乎不喜歡安小姐?”許昕顏怎么可能看不出安琳的不正常?只是她不明白,她不是愛宋澤遠那個渣男愛到地老天荒么?怎么才幾天就變心了?

“一直是她纏著我,我不喜歡她!”我只喜歡你!秦輕辰默默在心里補充了一句。

“既然這樣,我有一筆交易想和秦先生談談,想必秦先生很不喜歡安琳小姐的糾纏吧,那么我們交往怎么樣?”

許昕顏丟下一個大炸彈,炸的秦輕辰幾乎要跳起來!

當然是夸張了,不過也差不多,秦輕辰差點掩飾不住自己的失態:“什么?許小姐你是、什么意思?”

他太高興了,但是在許昕顏看起來他就是太驚訝,這她非常理解,畢竟這個交易有些太匪夷所思了。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