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等等......好像跑題了,不對,現在要做的不是這個!

接著又把安琳的個人資料翻了個底朝天,唐小糖很容易推斷出安琳重生的具體時間。因為重生之前她上網的時候只瀏覽購物、社交、娛樂等休閑的網站,而重生之后她的瀏覽取向明顯變成了心理、一些隱藏的洗錢和轉移財產的灰色網站、私家偵探之類的。

而且她還不知道把這些瀏覽記錄刪掉!就算不刪掉,連個密碼都不設,就一道防火墻,這不是找著被黑么?

唐小糖先把這些資料都拷貝了一份,隨便創建了一個郵箱塞進去,再毫無心理負擔的把病毒植入她的電腦和手機里,連王彪的手機電腦也沒放過。想了想,唐小糖在許昕顏的單位電腦和她的手機里也植入了病毒。

最后,她從網上黑了一個倒霉蛋的銀行賬戶,把它變成一個無名賬戶,以防萬一,當許昕顏轉給對方轉賬的時候,那筆錢就會被她電腦里的病毒自動轉移到這個賬戶,然后在合適的時間再曝光出來......

所有的一切都搞定之后,唐小糖一邊看著電腦消除自己留下的痕跡,一邊注視著地圖上的兩個點,看到他們開始移動之后,唐小糖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電腦上數據流淌的速度越來越快,頁面一個個的消失,唐小糖已經聽到了門被打開的聲音。

秦輕辰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唐小糖終于在他靠近的前一秒把所有的頁面都關閉了,就在他看過來的下一秒,她把頁面切換到之前那款弱智的游戲頁面上,不(zhuang)亦(mu)樂(zuo)乎(yang)的玩起來。

看也沒看隨手點了幾件衣服往人物身上一套,唐小糖回過頭去看的時候,秦輕辰已經站在了她面前,正探頭看電腦屏幕。

只看了一眼,秦輕辰就嘴角一抽,指著屏幕上那個穿的花花綠綠的人物問:“這是你搭配的?”

唐小糖剛才是隨手胡亂點的,她哪知道自己點了什么,此時看著秦輕辰的表情,她有了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硬著頭皮說:“壞蛋叔叔覺得不好看嗎?”

“好、好看......”無視了對方嘴里的“壞蛋叔叔”,秦輕辰反復安慰自己,面前這是個只有七歲的小鬼,沒有審美很正常......然而他還是受不了!太難看了!要是誰敢在他面前穿成這樣,他分分鐘叫人拖出去了好嗎!簡直是侮辱視線!

唐小糖回頭一看,差點噴出來,她簡直不相信這是自己能配出來的:上身一條大紅色的短裙,下面是草綠色的闊腿褲,身上還套了一件“萬紫千紅”款大媽衫,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她隨手一點居然點了個插了一頭簪子的古典發型,簡直不要更辣眼睛!

就是難看也不能說出來,萬年演技派唐小糖臉上一副“我覺得很好看啊”的表情,看得秦輕辰滿頭黑線。

他開始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母親才能教養出這么品味獨特的孩子了......

“媽媽怎么還不來......”唐小糖移開話題,她扔開鼠標,低下頭神情落寞,仿佛又要哭出來一樣。

想到那種鉆腦子的哭聲,秦輕辰怕了,他趕緊安慰道:“別急,馬上就來了!要不你再玩一會兒?我給你再找個游戲?!?/p>

唐小糖可不想再玩那種游戲了,要是有大型端游說不定她還考慮一下:“不!我不要,我就要媽媽!”

秦輕辰心里暗罵不靠譜的助理,怎么這么久都不過來?萬一一會兒這小鬼再哭出來可怎么辦......回去扣他工資!

在電梯里的某人打了個噴嚏,他摸著鼻子,心中暗怪,該不是這幾天天天跑醫院也給傳染上感冒了吧?

都是沒人性的老板,這么晚還要壓榨他可憐的勞動力,害的他從女朋友香香軟軟的被窩里爬起來,大半夜的到處找一個已婚婦女......

想到這,他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看著年齡不大,但頭發卻是白了不少,面容算不上美麗,頂多是個清秀,比起老板以前那些情人差得遠了,最重要的是,這還是個失婚的帶著一個小孩的女人,真不知道老板看上她什么?

難道老板最近換口味了?可這也太重口了......

某人腦袋里浮想聯翩,而他身側的許昕顏臉上一直是一副冷靜鎮定的樣子,只是顫抖的手和眼底深處的慌亂恐懼泄露了她的真實情緒,她在擔心。

萌萌怎么會跑到別人的病房里去?她一向都很乖的,難道是出了什么事?還是,這個人純粹是騙她的......

隨即,她嘲諷自己,許昕顏,你看你現在這個落魄樣子,有誰會來騙你呢?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某人又看一眼身側的女人,這時候她看起來還是那么平靜,他卻忍不住好奇了:“你......你怎么認識我們老板的???”

許昕顏正擔心著女兒,根本沒聽到他說了什么,某人就這樣被華麗麗的無視掉了。

某人碰了一鼻子灰,也不再說話,等電梯一到,就帶著她往病房里走去。

唐小糖在沙發上蔫蔫的看著地圖,理都沒理一邊故意在她面前玩游戲的秦某人。她看著地圖上面一個黃色的標志離門越來越近,等門一響馬上抬起頭去看,進來的果然是許昕顏。

無視掉她身邊那個醬油君,唐小糖從沙發上爬起來就撲過去:“媽媽,為什么丟下萌萌一個人?萌萌好害怕......”她聲音里帶著哭腔,聽得許昕顏心一下就疼了。

“對不起,萌萌,媽媽以后再也不丟下你一個人了!”許昕顏眼眶微紅,晚上她從沒有留下女兒一個人在病房里,這次也是不得已,只要一想起來女兒一個人醒來害怕的在樓道里四處找她的情景,她心里都一陣陣錐心的疼,現在她只有女兒了......

母女倆自動忽略了病房里的另外兩個人,讓他們很是尷尬。秦輕辰假裝咳嗽了兩聲,可是情緒激動的母女依舊抱在一起,就和沒聽見一樣。

無奈的秦某人繼續加大了音量“咳咳咳”,但還是沒人理他,連他的“親愛”的助理同學都拿出手帕,感動的流下了眼淚:“怎么辦,看得我也想我媽媽了......我都四天沒看見她了!”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