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唐小糖看著夜御冥一直登上最高的位置,但讓她奇怪和不解的是,蕭若卻在鳳家破滅之后自動離去,不管夜御冥怎樣挽留,他也堅持拒絕,然后就銷聲匿跡了。

夜御冥實現了他的諾言,懲治貪官,舉用賢良,發展民生,大夜的百姓在他的統治下安康和樂,完全沒有資料中描寫的那種餓殍滿地,白骨遍野的場景。

就在她欣慰的看著這一切,感嘆著沒白救他的時候,面前一晃,水鏡里的畫面就變成了艾法爾那張欠扁的放大版的臉:“任務完成的很好啊,唐糖?!?/p>

唐小糖額頭上一個十字閃啊閃的。

“請!你!不!要!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唐小糖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來,每個字里都帶著磅礴的洪荒之力。

“好吧好吧,你的脾氣還是這么暴躁啊?!痹捯粢宦?,唐小糖面前的三米高的水鏡表面就裂開了一圈圈波紋,緊接著銀發紫眸的艾法爾就從里面走了出來。

“錯!準確的說,我只對你暴躁?!碧菩√沁@么說著,手里隨手拋著上次得到的那個“真心的眼淚”,這玩意亮晶晶的跟個寶石一樣,唐小糖簡直愛不釋手。

突然,她感覺身體里熱熱的,然后有什么東西“咻”的一聲從她身體里飛出來,和那顆“真心的眼淚”融在了一起。

“真心的眼淚”變大了一圈,看得唐小糖十分驚奇。

“你運氣也太好了,又讓你得到一顆?!卑柫w慕嫉妒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嚇了唐小糖一跳。

“你什么時候過來的?”鄙視的看著湊在眼前的艾法爾,唐小糖眼睛瞇起來,手又癢癢的......好想打他一頓怎么破?

她剛這么想,艾法爾就跑得遠遠的了:“別激動,別激動!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你、你快把手放下來!”

唐小糖把舉到眼前的拳頭慢慢放下,有些無奈的說:“我說,你別這么閑好不好?我反饋上來的問題你到底有沒有重視??!”

艾法爾立刻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你說的問題我們已經注意到了,這短時間各個世界出現漏洞的數量的確比以前多了很多,向重生穿越這樣的大漏洞出現的概率也比以前多了好幾倍?!?/p>

“所以呢?”

“我們懷疑是有一些位面犯罪組織在其中搞鬼,”艾法爾停了一下,接著說:“你知道位面警察一直在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但那邊反饋的消息暫時還沒有什么異常?!?/p>

“所以呢?”唐小糖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所以......嘿嘿,這段時間你做任務的時候,就多注意一些,最好是能抓到一些確鑿的證據......我先走了!你好好看下一次的任務!”

艾法爾跑得比兔子還快,轉眼就沒了影子,唐小糖的攻擊砸到地上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冒著煙的大坑!

“該死的艾法爾,你下次不要給本大人抓到!”唐小糖咬牙切齒的說。這混蛋的意思就是,下次再遇到這個世界這樣的異常組織也不會提供幫助,還要她找證據?

想到鳳鸞清扔出來的那張小面具,唐小糖想起那上面隱隱的一絲不屬于那個世界的力量,那算不算確鑿的證據?

可惜了,那時候自己已經沒實體了......等等,有實體也不行,又不能帶走任務世界的東西,拿也白拿!

“喂,艾法爾,又不能拿走任務世界的東西,你要我怎么找證據?”唐小糖知道他能聽到,盡管那家伙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你發現了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你自然可以把那力量收集起來?!痹捯魟偮?,她腦海里傳來艾法爾的聲音。

“我用你收集??!”唐小糖咋這么想殺人呢?

艾法爾:“好了好了,收集器下個世界給你,你先去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絕對沒問題!”

“你沒騙我?”唐小糖很懷疑艾法爾的話,這家伙總是想著壓榨她的勞動力,怎么這次這么好說話了?

艾法爾:“當然沒有啦,我怎么會騙人呢?”

唐小糖:“那最好了。還有,麻煩你下次不要不經過我的允許就出現在我的房間里!”

艾法爾:“......”

唐小糖:“還有,我要做個靈魂檢查,最近我總覺得自己有些不正常,可能是得病了?!彼粗R里自己那張精致的蘿莉臉,怎么都覺得不太對。

艾法爾:“你一只魅,比頭龍還強壯,怎么可能有???”

唐小糖(冷笑):“對,我沒病,你有病?!?/p>

艾法爾(無語):“......好吧,隨你吧,結果等你從下個世界回來就能出來了?!蓖瑫r,一團小小的光從水鏡里跳出進入唐小糖的身體里,然后又很快出來回到水鏡里。

“這次可以放心的去了吧?!?/p>

唐小糖(不耐煩):“啰嗦,我知道了,你可以滾了?!?/p>

艾法爾:“......你個沒良心的小混蛋!”

最后調來上個世界的畫面,看一眼水鏡里夜御冥坐在龍椅上君臨天下的場景,唐小糖甩開心里的傷感,把水鏡關掉,順便將這一段記憶也存在腦海深處。

再見了,夜御冥。

深吸一口氣,調出下個世界的畫面,唐小糖跳進水鏡里。水鏡如水一般的表面泛開一層層漣漪,轉眼又恢復了平靜。

【番外】夜御冥

夜御冥: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本王的面具會說話。

他還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他是一個人。

母后并不得父皇的寵,因此她便將失寵的怨記在了他的頭上。

她嫌棄他長得像她此生最恨的女人,每日對他非打即罵。小小的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抗,也無法怨恨,畢竟那是他的母親,生他養他的母親。

說來也奇怪,他長得既不向父皇也不像母后,反而很像奪走父皇寵愛的小姨,母后的異母妹妹。

也許是因為顧及到他皇子的身份,母后在人前還是對他很慈祥的,而那慈祥也是他夢里都想得到的,盡管知道那是虛假的。

至于父皇,若不是因為他只有他和大皇兄兩個活著的孩子,想必他早被他拋到了腦后吧。

有時候想想,其實他也挺同情母后的。同為將軍府的女兒,她爭不過妹妹;身為正宮皇后,她爭不過妃嬪;就連同樣生了兒子,她的兒子也爭不過仇人的兒子,她這一生似乎處處都被小姨踩在腳下。

她真的很可悲。

也許是長久的失寵讓她神智已經不清,那一日,她拿起桌上的剪刀劃破了他的臉,然后自焚在那象征著皇后身份的鳳鸞宮里。

她想帶著他一起死,但是他不想死,所以他將她推到在地上,獨自跑了出去。

他至今記得那些燃起的火焰,那些妖異卻悲傷的火焰,一點點將她的身體吞噬,直到化為灰燼。

而父皇,卻連看也不看她的尸首最后一眼,甚至火燒起來的那一日,他還在小姨蘭貴妃的床上,直到天亮母后的尸首被抬出來,他才冷淡的下旨將母后下葬,隨后就封了蘭貴妃為新的皇后。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問候他,沒有在意他的兒子。

那時,他就知道,他只能靠自己了。

遮住臉,不是因為懼怕人們的目光,他不過是不想看到那張被母后厭棄的臉,因為那會讓他想起,其實她是因為他而死去的。

幸虧他還是有個好外公的。他的外公將他帶到了軍營,為他尋找名師教導他武功、謀略、治國為君之道。

他很努力的學習,他知道他只能靠自己。心里藏著的秘密越來越多,他也變得越來越冷酷,至于那皇宮里的人,除了仇恨,已經和他再無半點關系。

從小他就比大皇兄聰明,在軍隊里歷練之后,他更是得到了朝中大多數大臣的認可。但他知道他不會成為皇帝的,只要他的父皇還在一天,他就不可能登上那個位置。

所以他很小心的培養勢力,收買心腹,即使成為那對母子的眼中釘又怎樣,他從來不在意這些。

也許是發現了他的目的,父皇早早將大皇兄封為了太子,并為他相了鳳相的女兒為太子妃??伤麤]想到的是,最后害死他的反而是他最寵愛的女人。

皇后為了他的兒子,在他的藥里下了毒。他知道這件事但沒有阻止,一直到父皇死的時候才揭發出來,然后逼著夜御修賜死那個女人殉葬。

那時候外公已經去世,他手握重兵,并且有朝中眾多大臣的支持。而夜御修卻是剛剛登基,根基基本沒有,怎么可能比得過他?

夜御修迫切的想要變強,但夜御冥不知道該說他心大還是該說他好色如父皇一般,他居然看上了華太傅的女兒。

華太傅忠心耿耿自是不用懷疑,夜御冥幾番拉攏都不成,夜御修卻因為封了他唯一的女兒為貴妃,成功得到了他的支持。

夜御冥并不覺得失望,他太清楚夜御修所依仗的鳳家是個什么東西了,鳳相早就有謀反之心,證據也有不少在他手里,只是可惜那鳳鸞清不知道她父親的目的,白白做了犧牲品。

他了解夜御修,知道這時候不是最佳時機,于是自請去邊境鎮守,只等待夜御修踏入他布好的局,便可一舉數得。

果然不出他所料,夜御修把鳳鸞清打入冷宮,激起了鳳家的反意。

借刀殺人,夜御冥把他們的證據送到了夜御修面前,果然多疑的夜御修替他處理掉這個最大的敵人。

然后他回來京城,本來意圖收服鳳相的勢力,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鳳鸞清居然有膽量聯系他。

他從來不把那個愚蠢的女人放在眼里,但為了省事他還是去見了她一面??墒菦]想到這一次,他卻遇見了這一生最重要的存在。

那個面具里的小妖怪,所有的人都害怕他,可唯有她不怕他。

在他那么孤單的時候她就這樣出現,雖然她身上有很多秘密,但她卻從沒想過害他,也沒想過從他身上得到什么。

他最喜歡的事就是逗那個小妖怪,每當她聽他嘮嘮叨叨的時候那無奈的語氣,他都會覺得身心舒暢,仿佛終于有了一個人......呃不,妖怪(唐小糖:你才是妖怪)是完全屬于他的,她聽他啰嗦,陪他做任何事,不會背叛他不會厭惡他,仿佛他們都是只屬于彼此的。

一個人太寂寞,若是未來冰冷的路上有她陪著,也不會太孤單吧。

可他沒想到,原來他還是不夠強,所以才會連累到她。

等他足夠強大的時候,那個小妖怪卻再也無法出現了。

看著遼闊的天宇,他想要對她說的那句話再也無法說出口。

唐糖,若有一天我君臨天下,你可愿陪我同看這江山如畫?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