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這是唐小糖第三次看到這個任務目標,她看到她身上晦澀的死氣,就知道她這一次一定會死了,看來這個任務馬上就會完成。

“夜御冥,”鳳鸞清張開唇,殷紅的色澤無比妖異:“你為何率軍攻入宮中?你這是想造反嗎?”

“造反?呵,本王這是誅殺逆臣賊子,怎么能說是造反呢?”夜御冥冷冷一笑,迎著她的目光毫不客氣的說道:“你說呢,殺害先帝的真正兇手——太后娘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鳳鸞清突然坐在椅子上大笑起來。她笑得渾身發抖,笑得眼淚都流出來。

“冥王這么說,可是有什么證據在手?”鳳鸞清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站起來,一步步走到臺階前,俯視著夜御冥,雙手籠在袖子里,漫不經心的開口問道。

“本王既然敢出現在這里,自是有證據的。況且,你覺得以你現在的情況,還能和本王爭么?”夜御冥冷淡而平靜的看著她,那眼神如同看著一個普通而陌生的人,沒有一點仇恨或是得意。

他淡聲說:“鳳鸞清,你輸了?!?/p>

“輸了?我怎么可能輸!”就是這句話,讓鳳鸞清臉上的平靜變成了癲狂:“你胡說!本宮已經重來了一次,本宮不可能會輸!”

她惡狠狠的看著夜御冥,突然從臺階上直沖而下,手張開撲向他。

誰都沒有料到她會有這么一出,夜御冥一下也措手不及?;艁y間,唐小糖看到她手里似乎有什么東西。

“去死吧!夜御冥!本宮就是死也要拉上你陪葬!”

充滿恨意瘋狂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唐小糖只覺得有什么東西擊打在面具上,她眼前一晃,靈魂一陣震蕩,再看的時候,就已經飄到了半空中。

為什么會這樣?

夜御冥慌忙把鳳鸞清推開,一個小東西從她的手里掉出來散落在地上,是一堆木頭的碎片。

他顧不上躺在一邊的瘋狂大笑的鳳鸞清,急忙在心底呼喚:“唐糖!唐糖!唐糖你還在嗎?你快出來??!”

心里一空,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東西,他發現,那個總是在耳邊絮絮叨叨的小妖怪,再也不會說話了......

“唐糖——!”帶著強大內力的哀痛的吼聲響徹天地,伴隨著沙啞凄厲的狂笑,所有聽到這聲音的人都不自覺的停下來。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這樣悲痛的聲音清楚的含著絕望,讓他們聽得也難過起來。

唐小糖被震得在空中翻了個跟頭,想要去阻止他,結果卻直接穿過了他的身體。

哦對,她現在是個靈體了,沒有辦法觸摸擁有實體的人。

她看到一滴晶瑩的眼淚從他眼角流下,滲入面具中。

那一刻唐小糖覺得靈魂一暖,很舒服,等她想仔細感受的時候那感覺又不見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夜御冥怒視著地上的鳳鸞清,眼中是灼灼燃燒的怒火他從沒有這樣憤怒和絕望,就連幼年經歷那件事的時候,都比不上現在心里的窒痛。

“呵呵呵,呵呵呵......咳咳......”被夜御冥一怒之下爆發的內勁沖擊撞到一旁柱子上的鳳鸞清艱難的咳嗽幾聲,一直在笑:“呵呵呵......你永遠也不會知道......”

話音一落,她嘴角流出一行黑血,慢慢閉上了眼睛。

這個重生之后手染鮮血,殺了夜御修和華貴妃的女人,終于在這一刻徹底離開了這她曾經不甘離去的世間。鳳家因她而逃過一劫并登上巔峰,最終也因為她墜落塵埃永無翻身之地。這個世界終于在她死去的一刻再次恢復了它原本的軌跡。

就在鳳鸞清閉上眼睛的一刻,唐小糖就得到任務完成的信號。但看著眼神空寂的夜御冥冷冷囑咐著士兵把鳳鸞清和鳳相的尸首一起掛在城頭上示眾,其余所有凡是與鳳家有關系的人不論男女一律五馬分尸,曝尸荒野,她覺著,自己還不能就這樣離開。

鳳鸞清一死,剩下的人都很容易就被夜御冥的人制服,但夜御冥下令,將他們全部殺死。

那一日,皇城里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知道天亮時皇宮里傳出那一聲之后,整座皇城就被士兵封鎖了,只許進不許出。

城頭上掛著兩具尸首,人人議論紛紛,然后才得知是冥王的軍隊攻入了皇宮,城頭上掛著的正是逆賊鳳鸞清和當朝宰相鳳隨。

隨后,冥王下令,所有鳳家之人都被五馬分尸,哭喊聲整座城都能聽見,鳳家人的鮮血更是染紅了半座城,他們的尸首一律被扔到荒野被百獸分食。

一時間人人自危,閉門不出,生怕自己也被抓去殺掉。

夜御冥將自己關在府邸中一步也不踏出。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的命令帶來了什么樣的后果,他只是一直捧著面具在心中呼喚。

唐小糖穿過墻進來,外面已經亂成了一團,他若是再不出面來領導,恐怕事情會變得更糟糕。

看著頹廢悲傷的夜御冥,她覺得自己都被他傳染了,也變得悲傷起來。

想起那些一起經歷的事情,她也感覺酸酸的,其實她也很不舍得這個家伙,但是現在漏洞已經修復完成,而且沒了宿體,為了不影響世界的正常運行,她不能再逗留很長時間了。

到底她不是這些容易被情緒控制的人類,唐小糖壓下那些涌起的情緒,靠近他,閉上眼睛,手貼上他的額頭,進入他的精神體。

他當時就因為情緒太激動受了內傷,若是再這么枯坐著可不行。他必須快點恢復下來,不管是為了世界還是她,畢竟她想要的是甜的美好感情,可不是這樣咸咸澀澀的悲傷。

夜御冥只覺得似乎有一陣風拂過他的臉,眼皮一點點合上,他抓著面具倒在桌子上沉沉睡過去。

夢里是一片黑暗,就像上次做的那個夢一樣,夜御冥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樣,輕聲問道:“唐糖,是你么?”

“是吾?!彼捯魟偮?,唐小糖的聲音就響起來,接著,他面前出現了一張鬼面。

雖然它看去那樣猙獰,但夜御冥一點也不覺得恐懼,他只覺得很溫暖,眼眶有些酸。

“唐糖,對不起......”

“不,別這么說。汝知道嗎,吾很開心?!碧菩√窃傧氲侥切┖退谝黄鸢枳斓娜兆?,依舊覺得很開心:“在吾之前無數年月中,吾從沒有像和汝在一起時這樣輕松?!?/p>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