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拖出去,杖斃!”鳳鸞清不顧那宮女連聲求饒,命令一下,馬上有兩個侍衛進來把她拖了出去。

宮女求饒的哭聲漸漸遠去,鳳鸞清不耐煩的把宮女們都遣散,然后從梳妝臺一個隱秘的抽屜里取出一只上了鎖的木匣。

打開上面的鎖,從里面拿出一張小面具,這正是那個神秘人送給她的那張。

腦中回想起那人沙啞晦澀的語句,鳳鸞清咬咬自己的下唇,把小面具藏進袖子里收起來。

不知為何,她總共有種不好的預感。明明蕭若已經帶人將皇城圍住,父親更是控制住那些官員百姓,暗部的人也說明一切無礙,可為何她的心還是突突跳個不停?

難道這是天命告訴她,今天的儀式不會順利?

不!

鳳鸞清手上長長的甲套陷進手心里,臉上是一抹癲狂的笑容。

她才不相信什么天命!她才是真正的贏家!什么夜御修、夜御冥,他們都會死在她的手下!

即使這么想,鳳鸞清還是難以平息心中的煩躁和最深處那一絲絲恐懼,她始終還是無法忘記上一世,那曾經的經歷都成了她的夢魘,這幾日在她夢里反反復復出現,讓她從夢中驚醒。

推開門迎上外面的鑾駕,就在邁過門檻的那刻,有那么一瞬間,鳳鸞清想到過放棄,她總覺得這一步邁出去,就會是萬劫不復。

但她還是走出了寢宮,一步步走向那抹象征皇權的明黃色。

她已經無法回頭了。

馬蹄踏在青石磚上,天色泛起魚肚白的時候,整座禁城已經被團團圍住,將那些要參加祭祀儀式的大臣全部包圍在城里。

夜御冥拔出腰間的佩劍高高舉起,一輪明日自皇城東方緩緩升起,將第一縷光輝投射在他身上,仿若破開天地現世的神祗。

劍緩緩指向巨大的朱紅色宮門,他身后跟著的無數士兵也一同高高舉起兵器。

“殺——!”

巨大的木樁撞上兩扇大門,在它發出“吱呀”一聲呻吟之后,這通向皇權道路上最后的屏障,也向夜御冥底下了它高傲的頭。

鳳鸞清還沒走到太和殿的時候,遠遠的地方就傳來廝殺和呼喊。抬著她的太監一震,腳步慢慢停下來。

后面跟著的宮女太監們看見他們一停,就也跟著停下來。他們心里忐忑不安,但還是強自鎮定著一言不發,其實心里都有些驚恐。

直到鑾駕里傳來鳳鸞清冰冷的聲音:“為什么停?繼續走!”

幾個太監面面相覷,雖然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么事,但礙于鳳鸞清的積威,他們還是咬咬牙,繼續抬著她走起來。

這一行人還沒走幾步,一個渾身黑衣的男人突然出現,落在鑾駕前。他渾身是傷,那些傷口不斷地流出鮮血,眨眼間就染紅了一片土地。

他嘶啞著聲音,斷斷續續的說:“主子......您快......走,夜......夜御冥,攻......攻進來......”

話音未落,他就跌到在地上,斷了氣。

這句話一落,不管是抬轎子的太監還是后面跟著的宮女太監們,齊齊愣了一秒,然后就四散而逃。

鑾駕重重落在地上,鳳鸞清一個人坐在層層明黃色的綢緞之后,一動不動。

“娘娘......您還是快點逃吧......”唯一留下的她的貼身宮女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撩開簾子對里面的鳳鸞清說了這么一句。之后,她后退一步,放下簾子,低聲說:“對不起,娘娘?!北愦掖遗荛_了。

雖然這位娘娘對她很好,但這還不足以她把自己的命賠上。冥王的軍隊要攻來了,依著娘娘先前的做法,這次肯定是逃不了一死,若是早早撇清關系,說不定還能保住一命。

盡管宮女那句話說的很輕,鳳鸞清還是聽到了。她眼眸微盍,說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明明她重生了,為什么她還是輸的那一個?

過了很久,她才從鑾駕里走出來,一步步繞開地上凌亂的各種飾物,頂著華麗的祭祀服飾,向那象征權利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鳳鸞清想了很多,從前世到現在,她經歷的每一件事,遇見的每一個人,她都在腦海里仔仔細細的回想了一遍。

她看不見腳下血流成河,看不見地上堆積如山的尸體,看不見倒在一旁的鳳家親屬,看不見身旁靠近但卻不攻擊的士兵,只踩著腳下的白玉石磚,一步步走上那層層臺階。

九九八十一階金磚之上,就是那象征皇權的至高無上的金椅,九條金龍盤在靠背和扶手上,張牙舞爪睥睨眾生。

這就是讓天下人都瘋狂的龍椅,這天下間最尊貴的象征。只要坐上它,就能立在萬萬人之上。

而現在,這無數人趨之若鶩的位置,就在她的面前。

手指一點點撫摸上那冰冷透著隱隱血氣的金椅,不知有多少人的鮮血灑在這把椅子上。大夜歷史上,幾乎每一位登上這個位置的繼承者都是踩著皚皚白骨。

一將功成萬骨枯。

她端正的坐在上面,冷冷俯視著底下逃竄尖叫的宮人,唇角一抹冷笑緩緩綻開。

隨著夜御冥走到正殿門口的時候,唐小糖突然感到靈魂一窒,有一種被什么擊中的感覺。

“你怎么了?”本在說話的唐小糖突然不說話了,夜御冥急忙停下來問她。

“沒什么?!北M管感覺很不好,唐小糖還是掩飾到。按理說她的靈魂幾乎是最強了,不應該被攻擊才是,即使是在這個受到很大限制的世界里,也絕對是無可匹敵的狀態,可是剛才......那種感覺的確是受到了靈魂攻擊的......

難道是鳳鸞清身上又發生了什么變化?

“快走啦,吾只是從沒來過這樣的地方,心里激動而已?!爆F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能讓夜御冥察覺出來,若是這次讓鳳鸞清逃掉了,下次不知道還會生出什么樣的弊端來。

“真的沒事么?”夜御冥不是沒察覺到她那一刻不正常的停頓,但她語氣里也并沒有什么異常,他只能選擇相信她:“如果有事你一定要及時說,反正機會下次還有?!?/p>

唐小糖:“......真沒事,汝快走!”要是他就這么放棄了,她的任務可就完成不了了!

一人一面具走到金鑾殿里的時候,就看到高高坐在上面的鳳鸞清,她身上已經穿著皇帝的服飾,下巴微抬,高高在上的看著下面的人,臉上一點也看不出慌亂和恐懼,平靜的不像話。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