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御書房。

“丁零當啷!噼里啪啦!”

鳳鸞清瘋狂的把周圍的擺設砸了一地,她還不解氣,一把把書架屏風都推到,搬起桌上的奏折砸到墻上。

遠處宮女太監跪了一地,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得罪了暴怒中的太后。

“混蛋!這幫該死的賤民!氣死哀家了!”她氣得發絲凌亂,胸口劇烈的起伏,眼睛里充滿紅色的血絲:“要是讓哀家知道了是誰在背后搞鬼,哀家一定凌遲了他!”

鳳相邁步從外面進來,看著癲狂的女兒,揮揮手示意所有宮女太監都下去。

待到這里就剩下他們父女兩人的時候,他才開口:“太后娘娘失態了?!?/p>

鳳鸞清平復了一下情緒,眼中還是浮現深刻的狠戾:“父親,現在怎么辦?局勢對我們很不利!我怕再這樣下去,他們就會造反起來了!”

鳳相年近五十,頭發泛著些白,滿臉皺紋,一雙鷹眼看上去極為陰桀,里面充滿貪婪與惡毒。他慢條斯理的說:“既然已經這樣了,不如娘娘直接坐到那個位置上去......有了權力,有些事情做起來才名正言順?!?/p>

鳳鸞清垂眸深思:“父親的意思是......”

“不錯,為父就是這個意思!”鳳相眼中是深深的興奮,沒想到,當時當做棄子丟下的這個女兒還是有些作用的。他想了幾十年的事情,想不到就要在她身上實現了,這怎能讓他不開心?

到時候,他作為女兒的父親,只要讓她退位換成自己,礙于孝道和她母親,想必她也不會不從。

父女倆各懷心事,但他們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背后夜御冥的網早已向他們兩人張開了。

又一日早朝,鳳鸞清在鳳家幕僚的推舉下,提出了自己即位的事情。在鳳相和鳳家的威逼利誘下,沒有任何人敢提出反對。

于是商定在十日后祭天祀地,舉行巨大的儀式,令鳳鸞清登上皇位。

這一出可是在大夜掀起了軒然大波,不要說大夜歷來重男輕女,人們無法忍受一個女人管理他們,就說鳳家這種行為是屬于篡位的逆臣,更何況之前鳳家的名聲就不好,有通敵叛國的前科,這是從古至今人們最無法接受的。

一時之間,各地罵聲連片,鳳家父女的名字都被罵得不能再丑。

“好了,可以行動了!”

隨著夜御冥暗中一聲令下,第二天,各地爆發了大規模的起義。起義來的很突然,而且只有短短五天就占領了大夜九成的領土,這不能不讓人懷疑是早有準備。

這時鳳鸞清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被人涮了。尤其是在聽到打著“清君側”名義的起義軍領頭是“起死回生”的冥王的時候,她一口血就噴出來。

手狠狠錘在桌上,鳳鸞清咬牙切齒的說:“夜御冥!該死!你居然還活著!”

她心里無比慌亂,前世的記憶再次浮現在腦海里,難道她注定要死在夜御冥的手里?重活一世,她還是擺脫不了這個該死的命運么?

不——不!她還沒有輸!這一世是不一樣的!

想到她手中還有一支大軍,鳳鸞清惡狠狠的笑了。她眼里是瘋狂的光,揚聲高喊:“快給哀家把蕭將軍叫來!”

鳳鸞清和蕭若在御書房談了一個晚上,談得什么不得而知,但第二天她的計謀就到了夜御冥的手里。估計鳳鸞清做夢也想不到,她自以為的最后一支軍隊,其實根本就是夜御冥留給她的陷阱。

夜御冥留在京城中指揮著各地他的士兵們還有他的替身。不得不說他先前的收服的那些文官們還是有用的,雖然不能像武將那樣手握兵權收服失地,但是這輿論工作做得真是不錯,不光沒人懷疑他的身份,每到一地安撫民心這事從來都不用他擔心。

坐在案前看著各地的情報,夜御冥揉揉眉頭。起義軍已經成功攻到了京城腳下,鳳鸞清叫蕭若將京城團團圍住。蕭若那邊傳來的消息,兩日后她就要即位了,到時即可里應外合,一同攻進去,打她個措手不及。

再有兩日,就要攻進皇宮里去了,可不知為何,他眼皮跳個不停,總有些心煩意亂。

說給唐小糖聽,唐小糖雖然也有不好的預感,但這種時候可不能告訴他擾亂心神。于是她問:“汝哪個眼皮跳?”

夜御冥:“怎么,這有什么問題嗎?”

唐小糖若有所思:“都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汝要是左眼跳就說明汝要發財啦!要是右眼,則說明......汝要倒大霉了!”

夜御冥:“本王要是兩個眼皮都跳呢?”

唐小糖認真臉:“汝眼皮抽筋了,快去看大夫吧!”

夜御冥:“......”

唐小糖:“所以汝到底是哪個眼皮跳?”

“哎?眼皮不跳了?!碧菩√窃捯魟偮?,夜御冥的眼皮慢慢恢復了正常,他也就不在意。雖然他跳得正好是右眼皮,但本身他就不是一個相信這些事情的人,所以只是腦海里閃過一瞬,便很快將這些事拋到了腦后。

后來夜御冥曾經無數次后悔這件事,如果那天他早點注意到這個預兆,沒有帶她去現場,她就不會消失了。

就像有些事,明明已經想到了,就只是因為那一瞬間的不在意而錯過,那才是最令人惋惜后悔卻也無法挽回的。

兩天,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兩天內,鳳鸞清匆匆準備好即位的事宜,就待著第三天一早登上帝位;而夜御冥這邊也準備好了所有的人馬,城中的內應已經把鳳府團團圍住,一些跟著投靠鳳鸞清的大臣們也都被控制住,只等著鳳鸞清一有動作,就把她和鳳家一網打盡。

這一夜,對很多人來說只是一睜眼一閉眼的事,但對于另一些人來說,這注定是一個漫長的無眠之夜,這一夜之后,他們的地位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也許本來高高在上的就要低落塵埃里,而本來卑微的,卻有可能一躍沖天。

第三天,天剛剛蒙蒙亮的時候,就在京城中人們還處在睡眠中的時候,夜御冥的大軍悄然攻進了城。

夜御冥一身威嚴的金色鎧甲,騎在白電身上矗立在軍隊的最前端。城上的守軍一見是他便把城門打開,放他們進了城。

此時,鳳鸞清還在自己的寢宮里任由宮女們把祭祀的袞服一層層套上。玄黑色的華服上以金絲織就龍、日月星辰、山、華蟲、宗彝(虎和蜼,一種長尾猿猴)、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紋,再將蔽膝、革帶、大帶和綬等一層層配上,最后由兩個宮女小心的將十二旒冕捧起,戴在鳳鸞清的頭上。

鳳鸞清神情恍惚,腦子里盡是一些亂七八糟的陳年舊事。突然,她頭皮一疼,原來是一個小宮女在整理她頭上的冠冕的時候,不小心拽掉了一根頭發。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