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他輕輕敲敲門,門就自動打開一條縫。

夜御冥閃身剛擠進去,門很快關上了,從外面看沒有一點破綻,就像這里從未有人住過一樣。

穿過雜草叢生的院落,夜御冥一手移開院落一角的石碾,露出墻角一個幽深的地洞來。

夜御冥跳下去,然后從里面把石碾搬好,照舊擋住洞口,地洞里瞬間黑下去。

從衣服里掏出一顆珠子,珠子散發出幽幽光亮,足夠看清腳下的路,夜御冥慢慢向地下深處走去。

唐小糖眼睛亮亮的看著那顆珠子,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夜明珠?好大一顆??!怎么辦好想好想好想要!

夜御冥這家伙還真是暴殄天物,這么好的寶石居然被他用來做這種事,好浪費!好心痛!

終于,在看著夜御冥第無數次把手里的夜明珠拋起來之后,唐小糖痛心的說:“汝真是浪費!這是多么寶貴的夜明珠??!汝居然拿它當照明的燈?”

夜御冥很不在意:“不過就是顆珠子么,有什么珍貴的?本王王府里有很多,更大的也有呢,你要是想要都給你好了?!?/p>

沒等唐小糖說什么,他又突然想起來什么的說道:“對了,本王忘了,給你你也拿不到?!?/p>

唐小糖:“......”尼瑪,這貨太可惡了!好想打死他怎么辦?

“算了,吾不要了......”想想王府里那堪比玻璃的美麗寶石,唐小糖忍著滴血的心艱難的說:“不過,汝以后能把吾放在那些寶石堆里就行,這樣吾也算是能和它們埋葬在一起了?!?/p>

“說什么胡話呢!”夜御冥有些生氣:“你要一直陪著本王!”

“嘁,說不準那天吾就再次沉睡了,再說,吾又不是汝的一部分,怎么可能一直陪著汝?”唐小糖知道自己是一定會離開的,而且由于這個世界讓她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雖然已經將相關數據傳回組織里,但唐小糖還是有種預感,自己留不長。

夜御冥不再說話,一時間氣氛低沉的有些詭異。過了很久,不知走出了多遠,夜御冥突然停下來,他低低的說:“若是那樣,本王一定會把你埋在很多寶石里的?!?/p>

唐小糖察覺到他身上低落的氣場,突然笑起來:“這么低落做什么?汝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叫: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所以,不要這么難過嘛!”

他對她的感情她感覺到了,雖然很高興將會有這么多的情感吃,但和他也相處了這么長時間,唐小糖也希望即使是她不在了,他也能成為一個英明的君主。

這不關是因為任務,她自己也這么想。

以前所有的任務里,不管最后任務對象怎么樣她都不會管,最多是擔心任務失敗毀了她的百分之百任務率,幾乎不會帶入自己那少得可憐的情感。

但自從黎瑾那個任務之后,她就覺得自己很不對勁,作為一只魅,她怎么可能情感充沛的像那些脆弱的多愁善感的生物呢?所以她這是病了吧?

所以要快點結束任務,回去檢查靈魂才是最重要的!

亂七八糟的想了一堆,夜御冥已經到了一間看起來很隱秘的石屋,里面候著好幾個人。唐小糖一眼就大致猜出這些人的身份,這大都是夜御冥拉攏的官員和勢力,尤其是那個一身布衣須發皆白,面色憔悴的老人,想必就是華儀吧。

唐小糖的猜測沒錯,夜御冥一走進去,那個老人就一拱手:“草民華儀參見王爺?!?/p>

夜御冥恢復了平時冰冷冷的模樣,只是一揮手,華儀就感覺一陣暖風襲來,將他托起。華儀也就順勢起身,心里卻是在感嘆,怪不得當年朝中多數人都支持這位冥王,他絕對要比先帝更有帝王之才。

想到夜御修,他眼神一暗,又想起自己可憐的女兒。夜御冥救他之時就告訴他,其實華貴妃并未謀害夜御修,一切都是鳳鸞清陷害的。

又想起夜御冥,他到現在身邊都沒有一個女人,哪怕是侍妾也不曾有。

當時他只怕女兒跟了這樣冷情的人會過的不順,但現在想想,這樣的人即便是不寵愛女兒,也不會叫她太難過吧。

若是當時,女兒嫁的人是夜御冥該多好......這樣,她也不會孤零零的冤死在那冰冷的皇宮里吧......

與華儀的眼睛一對上,唐小糖就知道他的心理活動了。想不到啊,這老頭還想著夜御冥當他女婿呢:“喂,這老頭要是再有個女兒,說不準汝就成了他女婿啦!”

“你胡說什么!”夜御冥哭笑不得:“你怎么知道他想什么?”

“汝又忘了,吾可是能看透汝等這些人類的內心?!碧菩√堑靡庋笱螅骸翱床怀鰜戆?,汝還挺受歡迎的?!?/p>

雖然知道唐小糖多半是在拿他打趣,但接下來談論事情的時候,夜御冥總是不由自主的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華儀,看得對方心里毛毛的。

這冥王為什么用這樣的眼神看自己?難道他對他還有懷疑?

華儀默默地想。

事情談得很順利,眾人商討了起事的諸多事宜,把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都提了一遍,并且都提出了相應的解決方案,最終夜御冥拍板定下了具體的時間。

十日后,一舉攻入皇宮,將鳳家一網打盡。

散會之后,各人都沿著四通八達的密道離開,夜御冥繼續坐在上面,等人都走光了,才叫來自己的暗衛仔細吩咐了一番。

“鳳鸞清,這次就叫你再無翻身的余地!”這么縝密的計劃,就不相信你還能逃脫?或者說,就不相信你還有重生的機會?

第二日,發生了一件震驚朝野的大事。

昨夜皇宮里進了刺客,對方沖著太后而去,但很快就被制服。之后,那刺客嘴里高喊著:“鳳狗賊殘害忠良,禍害超綱!妖女,還我全家性命來!”便服毒自盡。

雖然太后沒受傷,但到底受了驚嚇。盡管立馬下了禁言令,這幾句話還是很快傳了開來,人人都在討論先帝的離奇死亡,又聯想到朝中數位大臣的貶職抄家,幾乎人人都明白了鳳家的意圖。

這是要謀朝篡位??!

無論鳳鸞清怎么樣處置討論這件事的人,還是堵不住大夜子民的嘴。每天都有人因為討論這件事被鳳鸞清手下的禁衛抓進大牢,刑部的大牢都住不下了。

這個時候,又發生了一件大事,讓鳳鸞清的名聲徹底低到了谷底再也無法翻身。繼位不過短短幾天的小皇帝離奇死在龍騰宮里,而皇帝生前伺候的宮女太監們都被太后杖斃。于是就有風言風語說是太后弄死了皇帝,因為她想效仿前朝某位登上皇位的太后,自己當女皇。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