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藍衣太監隱藏住眼底的得意,抬起下巴揚聲吩咐道:“放開她,讓她招!”

兩個侍衛放開壓著宮女的手。

宮女趴在地上大口喘氣,然后雙眼含淚的看著華貴妃,給她磕了三個頭:“娘娘,對不起,奴婢實在受不了了......”

華貴妃詫異的看著她,目光中帶著一絲心痛一絲絕望:“如意,你在說什么??!本宮怎么可能......”

“娘娘!”藍衣太監驟然拔高聲音打斷了她的話:“您可別再說話了,否則,這如花似玉的臉蛋上要是腫起來,那可不好看了?!?/p>

他又看向地上:“你快招吧。你若是能全招出來,咱家就賞你個全尸?!?/p>

那宮女伏在地上,半天不見聲音,然后她突然抬起頭,對著華貴妃慘然一笑:“娘娘,保重!奴婢先走一步了!”

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突然直直撲向大殿里的柱子,一頭撞在上面。

“咚!”

隨著一聲巨響,那宮女軟軟倒在地上,在柱子上留下一抹深紅的血跡。

“如意——!”呆了片刻,華貴妃一聲哀叫,眼淚一下子流出來:“如意......是本宮對不起你......”

藍衣太監眼里閃過一絲憤恨,這該死的奴婢,壞了他的好事!不過......眼珠一轉,他就有了辦法,“這賤婢畏罪自殺了!你們看好華貴妃,咱家去稟報皇上!要是有什么閃失,小心你們的頭!”

那些侍衛們雖然不想聽一個太監的話,但是這太監是皇帝面前的紅人,他們可不想被他惦記。所以雖然不滿,但還是每一個人敢多說話。

藍衣太監步出殿門,直奔御書房而去。他步履匆匆的腳步突然停下,一絲微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來:“冥王死,尸身已找到?!?/p>

他嘴角向上彎起來,然后仿佛沒停下一樣繼續向前走。

解決掉一個,還有兩個!

他一甩手里的拂塵,踏進御書房高高的門檻。

過了沒多久,皇宮里便傳出皇帝的旨意:“華貴妃德容有虧,嫉妒成性,謀害皇嗣,賜鴆酒一杯,欽此?!?/p>

京中再度掀起波瀾,無論華家再怎么不信,可圣旨已經下了,他們也無可奈何,只有心中暗暗恨上皇帝。

暗處,一個男子冷笑一聲,將一則消息綁在信鷹腿上,放飛出去。

皇帝還真是自取滅亡,華家雖不是什么權傾朝野的大官僚,但華家三代為太傅,門下弟子早已遍布大夜,并且華家這一輩只有這一個女兒。這一次,夜御修可是連自己最后一重保障都自己除去了,主人想不成大事都困難。

無論京中如何波瀾起伏,暗潮洶涌,邊關依舊形勢緊張。

炎城的地勢十分獨特,依山而建,左右皆是高山峭壁,但偏偏前后都是大片開闊的平原。炎城就像是卡在瓶口的一個瓶塞,后方是大夜的大片沃土。

這種地形既可以說易守也可以說難守,只要借助地利天時,絕對是易守難攻。也正因為這樣的地形,夜御冥才會斷定這一戰必勝。

只是過程要艱難一些。

接到京城的密報,夜御冥只覺得天都在幫自己??磥懋敵趿豇P鸞清一命果然是對的,讓她和夜御修互相牽制,他在邊關才能最大程度的減少顧慮。

倒是華家......夜御修真是給自己挖了個坑??!

沉思片刻,夜御冥提筆在紙上寫了幾句話,然后照舊綁在信鷹腿上。拍拍它的背,信鷹便雙翅一震,沖天而起。

遙遙看著信鷹消失在天際,夜御修雙手背后,思索著。

將鳳鸞清還活著,鳳家害死華貴妃的消息分別透露給夜御修和華家......既然這樣,那就把京城這趟渾水攪得更渾吧!

一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所有人準備的也差不多了。但令眾人不解的是,他始終沒有半點要和夷族作戰的意思,不管夷族如何在外叫罵,他都不允許眾人出戰。

“元帥,為何還不和他們作戰呢?難道就容忍他們在這里挑釁么?”夷族人生在荒野,本性好戰兇殘,雖然聽不懂他們的叫罵聲,但那挑釁的姿態卻讓人很接受不了。

別說年輕的將領都熱血沸騰,就是幾個常年與夷族作戰,也算是熟悉他們舉止的林副將等人都氣得不行。

夜御冥坐在首位上,聞言,他一身的氣場越發冷冽,卻依舊不說話。眾人雖然情緒激憤,但在夜御冥的影響下,也漸漸平息下來。被怒火沖昏的頭腦開始冷卻,情緒也不那么激動了。

已經一個月了,唐糖為什么還不醒來?

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他也知道這場戰爭不能再拖了,要不然大軍的士氣就沒有開始的昂揚。

眾人正等著,賬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伐聲,一個小兵掀開帳子跑進來,單膝跪在夜御冥面前:“報——元帥,外面夷族又開始叫罵了!”

夜御冥雙眼一凜,突然起身向外走去:“走,本帥倒要看看這夷族的大軍是如何的!”

一行人步出軍營,就見那遠遠的地方一片黑壓壓,烏云壓境一般,塵土飛揚,夷族竟然派出的都是騎兵。

一旁一個將領低聲說:“夷族好像是不想再拖時間了,他們這次三十萬大軍一起出戰,是想憑人數優勢把我們都滅掉了?!?/p>

夜御冥冷哼一聲,“他們當然不能再拖了,嚴冬時節的,我們雖然不好過,但好歹后面還有炎城補給,他們可就不行了?!?/p>

正說著,底下一個騎著馬的將領模樣的夷族人出現在陣前,他手指著這邊,嘴里嘰里咕嚕不知在說什么,眾人雖然聽不懂他的語言,但那囂張的表情,夸張的動作,無一不激起這邊士兵的怒火。

夷族常年騷擾大夜邊境,這里的守軍都極其憎恨他們。

旁邊跟著的懂夷族語言的文官一臉的憤懣,夜御冥問道:“你可知他說了什么?”

“他說我們大夜都是沒種的,都是酒囊飯袋,只能在女人肚皮上逞兇的蠢豬,還有那什么鬼王,就是個空有虛名的廢物小白臉,連他們夷族最弱的人都不如!”這個文官也是氣得臉紅脖子紅,咬牙切齒的說出來,也顧不上冒犯不冒犯,一股腦就都給翻譯出來了。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 2019各权重股对指数贡献 浙江11选五技巧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今天天津11选五5开奖结果 246天天好彩精选资料大全天下彩 白马龙头股一览表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民生银行股票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走势图下载 好运快3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