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林副將與夷族作戰多次,經驗豐富。本王欲將最重要的任務交給你,不知林副將愿不愿意?”

林副將一聽是最重要的任務,立刻激動起來:“末將愿意!”

“很好,”夜御冥點點頭:“但這個任務兇險異常,隨時有送命的可能。你怕不怕死?”

“不怕!大丈夫何懼生死!”

“既然如此,本王便將這個任務交給你,你過來?!?/p>

夜御冥附在林副將耳邊低語幾句,林副將頻頻點頭,最后一抱拳,一臉鄭重:“放心,末將必會完成任務!”

夜御冥很滿意的點點頭,他走到首位上,看著眾人。

“從現在開始,不要稱本帥為王爺,這里只有主帥與將士。這一戰關乎大夜存亡,本帥命令諸位,務必要全力以赴!”

下坐的眾人更加信服,所有的人都大聲道:“是!末將必定完成任務!”

隨后,夜御冥道:“諸位下去準備吧,這期間無論夷族如何叫陣都不許理會,違者軍法處置!一個月之后,我們再與他們決一死戰!”

“蕭副將,你留下來,本王另外有事囑咐你?!?/p>

諸將都下去準備,等人都走完之后,賬里就只剩下夜御冥和蕭若兩人。

蕭若起身,緩緩問:“不知王爺有何事吩咐?”

“蕭副將真的不知道嗎?”夜御冥冰寒的視線直視著蕭若那張平靜自若的臉,暗暗施壓。

蕭若不知在想什么,神情有些恍惚。過了一會兒,他又突然笑開:“王爺果然機智過人,王爺想知道什么?沒錯,那些殺手是皇上派來的,而且他密令在下統領援軍與夷族作戰,并把王爺的死推到夷族殺手身上?!?/p>

這回輪到夜御冥詫異了,但他臉上卻沒什么神色,依舊冷漠的看著他:“所以,你為何要告訴本王?”

蕭若微微一笑,面上看不出什么:“沒有為什么,只是覺得夜御修此人沒有帝王之氣?!?/p>

他就這樣把夜御修的名字說出來,臉上沒有半點尊敬或是畏懼,甚至語氣中還透著一絲絲不屑。

但夜御修卻覺得,此人城府實在深沉。他在他面前直接說出來,一是料定他不會透露出去,二則向他隱隱表達心意。

不過,夜御修似乎很重視此人......他這樣的表現,讓他也摸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唐糖在就好了,她肯定知道蕭若心里的想法。

想到唐小糖,夜御冥的情緒有些低落,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樣了......一個月之后,她要是醒不過來怎么辦?

心思轉了幾個回合,但夜御冥還是接受了蕭若的投誠。對他來說,現在蕭若帶來的好處絕對要比他成為敵人帶來的好處大,至于他會不會背叛......夜御冥冷笑,蕭若并不會武功,他若是敢背叛,隨時解決掉他也不難。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期待蕭副將的表現了?!?/p>

“多謝王爺?!?/p>

兩人相視而笑,實際各懷心思。至于蕭若想什么,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夜,營帳。

與將士們吃過晚飯,夜御冥獨自走到營地邊緣散步。這晚月光很亮,他心中卻有些煩悶。如此巨大的壓力下說不煩是假的,他畢竟是人又不是神,雖然有足夠的自信得到想要的那個位置,但無論是朝堂的形勢還是邊界的情況都不容許他失誤,一旦有任何偏差,等待他的就是萬劫不復。

成王敗寇,如同走在懸崖間的獨木上,他沒有退路,只能繼續前進。

若是唐糖還在的話......那家伙一定又會嘲笑他了,她嘴一向不饒人的,雖然每次都說不過他,但那個小妖怪其實心很軟?。?/p>

糟糕現在已經開始想她了為什么還有一個月這么久不過那時候差不多局勢也該定了一定要好好找那兩個混蛋報仇才是!

前面就是營地的出口了,兩個士兵正站在那里守著門。夜御冥停下了腳步,折身往回走。

算了,不過就是一個月而已......忍忍也就過去了。

同一時刻,皇宮。

夜已漸漸深了,華貴妃的宮里卻是燈火通明。宮女太監們被侍衛壓著沿著墻角一排排跪開,華貴妃被兩個小太監壓著跪在最前面,中間站著一個藍衣服的太監,他腳下趴著個小宮女,已經是傷痕累累,被兩個侍衛拖著跪在那里。

“貴妃娘娘,奴才勸您還是招了吧,您看,您要是再不招,這賤婢可就受不住了?!彼{衣服的太監看著地上跪著的女人,眼神得意中閃過一絲快意。

賤人,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華貴妃艷麗妖嬈的面龐上妝容狼狽,青絲散亂。她大睜的雙眼滿是憤怒與不相信,不停掙扎著:“不!不可能的!本宮不相信......皇上他不可能這樣對本宮的......你們這群狗奴才!快放開本宮!本宮要去找皇上問個清楚!”

但無奈,她本就是嬌貴的娘娘,怎么可能掙脫的了兩個常年干粗活的太監。無論她怎么掙扎,都無法逃脫束縛。

藍衣太監只微微一笑,那笑容里充滿了鄙夷和厭惡:“貴妃娘娘,睡覺您膽敢謀害圣上,皇上仁慈,念著舊情沒有怪罪華家,但是娘娘您......可就不一定了,所以奴才勸您還是早點招了吧,也省的了皮肉之苦不是?”

“什么......謀害皇上?本宮怎么可能謀害皇上?!”華貴妃呆住了,“你在說什么?本宮為什么要謀害皇上?”

藍衣太監淡淡瞥了她一眼,冷冷一笑,并不理她:“接著打!這賤婢是華貴妃娘娘的貼身宮女,她一定參與了謀劃!既然華貴妃娘娘不承認,那就繼續,看這個賤婢招不招!”

“??!??!啊——!”一個侍衛操起鞭子,就打在那個宮女身上。宮女瘦弱的身軀被兩個高大的侍衛摁著,動彈不得,她身上全是鞭痕,鮮紅的血不一會兒就染紅了白玉的地板。

華貴妃恨得目眥欲裂,但她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看著貼身宮女挨打:“放開本宮!你們這幫狗奴才!本宮饒不了你們!”

那個宮女似乎是受不了了,她大聲說:“招!奴婢招......放開我,我招......”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