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繼續喝一口酒,他低聲道:“你說為什么本王怎么喝,都醉不了呢?”

“以前有個人類曾經說過,借酒消愁愁更愁,所以若汝想要借酒消愁的話,恐怕沒什么用?!碧菩√窍肓税胩觳呕卮?,但由于她不怎么習慣安慰,所以這話說出來干巴巴且僵硬,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聽到還以為是諷刺呢。

“這是誰說的?本王怎么從未聽過,不過他說的還真對?。币褂だ^續一副頹廢的樣子,看得唐小糖心里也膈應的難受。

“吾也忘了......”臥槽她為什么要提起這句話,只是這種怪異的違和感是腫么回事?

不過夜御冥并沒有太在意,他邊喝邊說:“真的,他說的太對了?!币簧淼膽n郁。

......雖然知道不應該吐槽,但憂郁的氣質真不適合夜御冥,總有種喝醉酒的猥瑣大叔的既視感怎么辦?

不怪唐小糖無法感同身受,她雖然自情欲中誕生,但本身的情感十分淡薄,往常還有宿主的情緒感染她,但現在她附身在一個沒有生命的物體上,自然無法理解。雖然能夠感受到夜御冥的情緒,也可以理解他生在皇室爾虞我詐的環境中缺少真情,但她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值得頹廢的。

聽他的話語,似乎就是因為先皇后的死他才變成這樣的,這就更讓她不能理解。

死去的人不都已經死掉了,活著的人不應該過的更好嗎?這樣才能既對得起別人又對得起自己??!

人類的心理就是脆弱,居然因為這種事不敢面對自己。

“......汝真的很愁么?不如汝敲自己一棒吧,要是汝自己下不去手找汝手下也可以?;璧沽巳昃筒粫盍??!碧菩√窍肓讼?,很誠懇的建議到。

“噗——!”

夜御冥喝到嘴里的一口酒瞬間就噴了,“你這算什么方法?”這方法真是......“不用了,本王其實已經不愁了......”心里那些悲痛被唐小糖這么一打岔也消散了。

重新壓下陰霾,他早就知道自己生在皇室就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樣生活,而且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他就不會后悔!

嗯,不愧是世界選中的人,這份心境還是不錯的。

看著逐漸恢復清明的夜御冥,唐小糖點點頭。

“走了,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就要出發,到了邊境就再沒有這樣的清閑了?!?/p>

風呼呼在耳畔掠過,夜御冥站起來拂拂衣擺,擺了個姿勢就要從屋頂上跳下來。

樂極生悲的是......他腳下的一片瓦突然一松,整個人就往下滑著摔過去。

幸好夜御冥武功高強,及時在空中一個瀟灑的轉體,衣擺和著長發劃出優美的弧度,翩翩落在地上。

完美!這一套動作可以打100分!

“好險好險,差點就摔倒了,本王的形象啊差點就毀了!”

“......汝夠了......”真是的,就不該同情他,果然人類都是些頑強的生物??!

......

“冥兒,冥兒......”

“母后,為什么父皇都不來看冥兒呢?”

“冥兒你過來?。负笙肟纯茨悖?/p>

......

“你為什么不去死?!”

仇恨的聲音炸雷般響起,夜御冥睜開眼睛,從沉睡中清醒。

“汝大晚上的不睡覺,腦子里想什么??!”耳邊是面具嘟嘟囔囔不滿的聲音。

他回過神來,頭頂是臥房床頂的帳幔,這是冥王府。

不是鳳儀宮。

“沒什么,吵醒你了,你接著睡吧?!币褂た匆谎鄹?,時間還早,怪不得她不滿。

“汝做噩夢了嗎?”唐小糖只聽到那么幾句話,那一刻夜御冥心理最脆弱,因此她才能感應到他的內心,果然,他戴面具和他的母后有關。

“是啊,不過都已經過去了?!彼偷鸵恍?,將眼睛閉上。

是的,那都已經過去了。

他不想說唐小糖也懶得問,懶洋洋的打個哈欠,她含含糊糊的說:“快睡吧,汝明早上還要早起,記得不要吵醒吾......”

夜御冥心里一暖,幾乎從沒有關心過他,雖然她的語氣是不怎么好......“嗯,本王這就睡了?!?/p>

一刻鐘之后。

“唐糖?。?/p>

“......汝又干嘛!”唐小糖氣急敗壞,她剛睡著就被這個混蛋吵醒!

“本王睡不著怎么辦?”

“涼拌!”

“別這么無情好不好,不如我們來聊天吧!”

“滾!”

......

隔天一大早,夜御冥就起來了。整個王府都吵吵著送他上路,聲音簡直不要更大。唐小糖想睡也睡不著,還是被他吵醒了。

看著夜御冥把鎧甲一件件套在身上,胸前兩個猙獰的獸首配上他臉上的鬼面具,只留一雙寒光四射的冰眸,整個人瞬間就不一樣了,一股嗜血之氣彌漫在他周身,唐小糖差點沒認出來這就是平時那個悶騷話癆。

“錚——”

夜御冥抽出寶劍,寒光凌冽,劍鋒泛著幽幽青光,青中隱隱帶著血紅,刃薄而利,邊緣的輪廓模糊成一片寒光,光亮的劍身上映出那雙深邃幽寒的眼眸。

“別看了,汝該走了?!碧菩√钦麄€魅都乏乏的,連聲音都帶著困意。房間里暖烘烘的,燒著地龍,還擺了好幾個火盆,舒服的唐小糖一點兒也不想出去吹冷風。

“你難道真的不覺得本王很威武嗎?”夜御冥不甘心的對著鏡子擺了好幾個造型。

唐小糖(哈欠連連):“莫裝逼,裝逼遭雷劈知道不?”

快點走吧,不要再臭美了,她還想等著行軍的時候補覺呢。

夜御冥(不解):“這句話又是什么意思?”

唐小糖:“......沒什么意思,吾夸汝呢?!迸P槽她為什么又說出來了!

果然下一刻,門口管家的聲音就響起來:“王爺,皇上派來的人已經等在門口了?!?/p>

把寶劍掛在腰間,夜御冥身后突然出現一個黑衣人,他低聲說:“暗,府里的事就交給你了,低調些盯著管家,避讓著宮里的人,那幾個本王提醒過的人注意著些,別讓他們發現了?!?/p>

“是?!蹦呛谝氯艘坏皖^。

“有事和本王聯系?!币褂ひ贿呁崎_門走出去,他身后那個黑衣人如同來時一般,悄然消失在房間里。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