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兩人一路斗智斗勇(?)的回到夜御冥的王府,夜御冥總想著勾出唐小糖的來歷,可是唐小糖總能感覺到他的思想,就是不上他的當。

最后夜御冥只得悻悻放棄:“算了,本王不和你一般見識!”

唐小糖鄙視臉:“汝不羞乎?明是汝爭辯不及吾!”

——面具的分割線——

唐小糖很煩很煩!

夜御冥簡直就是個話癆!神煩!

什么冷酷王爺!什么嗜血羅剎!都是騙人的!這個家伙自從回來之后廢話就沒停過!

當然他都是在心里吐槽,所以別人看他不說話還以為他很冷傲之類的,其實這就是個神經質有米有?!

什么“今天廚房做的菜又咸了尤其是那道紅燒肉這廚子是把賣鹽的打死了想要咸死本王嗎不如把他也打死吧”“那個丫鬟穿的太丑了真是侮辱本王的視線還有她身上什么味嗆死了居然還看本王快把她給本王拉出去杖斃了(唐小糖:其實人家是想勾引汝好不好)”“煩死了這幫蠢貨(唐小糖:汝在說汝自己嗎?)寫的是什么鬼廢話這么多重點都抓不住還不如弄死算了”。

......

于是在王府其他下人看來,冥王簡直不要更恐怖!吃了兩口菜不合胃口直接把廚子杖斃了;一個婢女多看了他兩眼也拖出去杖斃了;看了兩眼食客送來的文書冷笑一聲又拖出去杖斃了......

在弄死了一個廚子一個丫鬟三個王府里的食客之后,這位殺人如麻的修羅終于消停下來。

一旁候著的王府管家滿身冷汗,忐忑不安的看著這位王爺,生怕他一個不高興就把自己也拉出去杖斃了。他戰戰兢兢的問:“王爺,您還有......還有什么吩咐?”

夜御冥冷冷看一眼他,半天不說話,那兇惡的一眼嚇得管家頭上汗如雨下,腿都軟了。

他心里叫苦不迭,全京城誰不知道這位修羅的惡名,可是誰讓人家手里有兵權呢,他們即使是皇上賞下來的人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要不下場就和今天那幾個一樣了。

“叫人備湯,本王要沐浴?!卑胩?,夜御冥才冒出這么一句話,管家立刻如蒙大赦的跑出去,還不忘把門給他關上。

“汝把他嚇得不輕?!碧菩√强粗芗規缀跏锹浠亩拥谋秤?,無語的說。

“沒辦法,這些人可都是本王那‘好皇兄’找來‘伺候’本王的,難道你還指望本王供著他們么?”夜御冥無聊的把玩著手里的折扇,輕笑一聲。

唐小糖:“汝的心腸真的黑透了?!边@家伙現在心里想得,真是......不過她喜歡!在這種時候,該殘忍就要殘忍,要是別人騎到頭上了還圣母那才是腦殘!

夜御冥:“過獎過獎?!?/p>

唐小糖:“......吾不是在夸你......汝想太多!”

夜御冥:“別這么說嘛,本王可是給過他們機會了,是他們自己不珍惜,而且本王要是不這么做,死的就是本王了好嗎?!?/p>

唐小糖:“話雖然是這樣說......別給自己的黑心找借口!”

夜御冥:“......咱們能不能打個商量,你能不能不要再不經過本王同意就看本王的思想了?”

唐小糖:“不能!”

夜御冥:“你要是再這樣,本王就不戴你了,反正本王還有很多面具?!?/p>

唐小糖:“汝敢?信不信吾讓汝以后都睡不著覺?”

夜御冥:“你要是再這樣本王就天天說話吵死你,不要以為本王不知道你是要睡覺的,你回來的路上就睡著了!”

唐小糖:“吾就不信你不睡覺?”

夜御冥(得意得意):“本王可以用練功代替睡眠,到時候本王就默念功法煩死你!”

唐小糖:“......好吧,吾同意了?!?/p>

就這么愉(bie)快(qu)的達成協議,正好外面傳來婢女恐懼的聲音:“王、王爺、水、水準備好、好了?!?/p>

管家這次倒是學聰明了,自己不來派了個炮灰過來。

不過在剛才一戰中取得勝利的冥王殿下心情很好,也就不計較這些了。他得意洋洋的往浴池走去,心情極好的都沒理門口不停發抖的小侍女。

婢女:“......”感謝菩薩!撿回了一條命真是太好了ㄒoㄒ。

浴室在一條石子路的盡頭一間獨立的房間里。夜御冥推開門走進去,轉過那扇大大的白玉九龍屏風,大大的彌漫著白色霧氣的浴池就出現在唐小糖面前。

夜御冥這廝真有錢,這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溫泉池!池底泉口的地方修成了四個龍首形的噴頭,汩汩泉水從龍嘴里吐出來冒著熱氣,邊緣一圈都是白玉砌成的石床,石床上修有四條龍尾形的暗道,作為排出水的通道。

反正整間浴室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土豪!

不說那精美的周邊擺設,無一不是奢侈華美,千年沉香木鋪白虎皮的軟榻,羊脂玉雕九龍屏風,半人高的鎏金瑞獸形狀香爐燃著絲絲龍涎香,連地面上的磚石都是青玉鋪成的,還鋪著厚厚的毛皮地毯......簡直不能更壕!

但最讓唐小糖眼熱的是那龍首眼睛的部位鑲嵌的兩顆碩大的紅寶石,亮光閃閃幾乎要閃花她的眼!

寶石!好大的寶石!就這么放在這里好浪費!腫么辦!好心疼!好想好想抱著它們安撫一番!

可是并沒有卵用,她現在只是個面具而已啊混蛋!

為什么她會是一副面具呢?

心好痛,感覺不會再愛了......

唐小糖心塞的看著夜御冥把外面的袍子脫掉扔在那昂貴的屏風上,再把里面的衣服脫掉,然后再脫褲子......

等等......“汝、汝脫衣服干什么?!”唐小糖結結巴巴的問,此時夜御冥已經脫得就剩一條褲子了。

“本王要沐浴,當然要脫掉衣服了?!币褂褐σ?,雖然他不能知道她的思想,但是對她偶爾的走神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這個家伙剛才不知道在想什么,現在才反應過來。

“汝為何不說一聲?”唐小糖怒,這家伙絕對是故意的!

“你洗澡的時候不脫衣服么?哦本王忘了你洗不了澡?!币褂ぢ曇衾锖苊黠@帶著笑意。

“......滾蛋!汝脫吧,有種汝就全脫光?!眲e以為我沒看過裸體,我看男人裸體的時候你不知道還在哪呢!

唐小糖決定給他點顏色看看!

她不說話,卻能讓夜御冥很清楚的感覺到她一直在看著他。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