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就在夜御冥和唐小糖愉快(?)溝通的時候,地上的鳳鸞清也在走神。

她明明已經死了,為什么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回到了三個月前?她記得那個時候,她是死掉了的,是了,那些都不是夢......那些亂軍沖進冷宮,然后......想到那些士兵猙獰的面容,她長長的指甲狠狠扣入手掌里,眼睛泛著血紅的光。

這一世,她不要再經歷那樣的下場!那些人......前世所有害過她的人,她都不會放過他們!夜御修,自己明明那么愛他,他卻那樣對自己!不僅縱容華貴妃害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兒,還害死了鳳家所有人?。€有夜御冥!她不會忘記死之前那幾個士兵親口說出是他離間了鳳家和夜御修的關系,因為他要得到那個位置!

還有三個月......為什么不能讓她早點回來?不過還好,她還有機會救爹爹娘親還有哥哥們......

這一次,她一定不會像上一世那樣了!不論是夜御修還是夜御冥,她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汝不管地上那個女人嗎?她想殺了汝?!崩洳欢〉?,夜御冥聽到這么一句話。

嘖嘖嘖,瞧著怨氣啊,隔了高遠都能聞到那股苦味了!

臉色變來變去可惜被面具擋著看不到的夜御冥這才將視線放在鳳鸞清身上。不過給唐小糖這么一打岔,他倒是沒對地上這個蓬頭垢面,衣著凌亂的女人產生什么“啊她氣質好特別居然對本王不屑一顧也不懼怕本王如此冷淡一看就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的腦殘想法。

不過......“你怎么知道她想殺了本王?”夜御冥繼續在腦海里和唐小糖溝通。

說真的鳳鸞清前世不愧是個宮斗中的戰斗機,明明恨夜御冥恨得咬牙切齒了面上還依舊一副淡定的樣子,連夜御冥都沒看出來她的殺意,真不愧是前世能和皇帝妃子稱姐道妹的高手中的高手!

“汝是在侮辱吾嗎?如此弱智的問題吾怎么可能看不出來?!”那個聲音又一次提高,于是夜御冥再一次感受到腦袋震蕩的銷魂感覺。

“......本王知道了,本王不該懷疑你的......”夜御冥咬著牙說出來,唐小糖幾乎能聽到他磨牙的聲音了。

“汝是不是想著擺脫吾?吾告訴汝,這是不可能的!汝若是敢拋下吾,吾必要汝知道吾的厲害!”唐小糖“聽”到夜御冥想回去就換個面具,先給他個警告,這貨要是把她扔下了,她還怎么拯救他!

現在看來夜御冥還是有救的,嗯,那她也不介意幫幫這個愚蠢的人類,只要他把鳳鸞清殺掉就好。不過要是他后面再犯二,呵呵......

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只要你不要突然拔高聲音,本王就考慮不把你扔掉?!币褂ず敛豢蜌獾闹苯訉χ?。反正想也白想,還不如直接告訴她。

“人類,汝覺得汝有資格與吾談條件嗎?”

“你要不同意也可以,但是你現在畢竟只是個面具,本王就不相信你能從天涯海角找回來。如果本王沒猜錯的話,你應該不能從面具里離開吧?!币褂て鋵嵅⒉缓茉谝?,反正一個面具而已他還不信自己搞不定她而且這個面具似乎能看透別人有她在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唐小糖:“......成交?!彼尤欢颊f對了!好吧她確實是沒辦法從這里離開除非任務完成,不過這個人類太囂張了必須給他點顏色看看!

好魅不吃眼前虧,夜御冥,走著瞧!

沒有唐小糖的搗亂,夜御冥整理了自己的情緒(真心累),再次看向鳳鸞清:“不知皇后娘娘找本王到底有什么事?”語氣自然就不那么好了,其實他心里想的是“你到底有什么廢話趕快說你再不說本王就走了本王還要回去研究研究面具里的鬼怪呢”。

唐小糖:“汝才是鬼怪汝全家都是鬼怪!”

夜御冥:“不好意思本王是人本王全家也都是人?!?/p>

唐小糖:“......”尼瑪!竟然無言以對!

夜御冥的冷淡語氣在鳳鸞清聽起來就是完完全全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心里更恨了?!拔抑滥阆胍莻€位置,只要你和我合作,以我鳳家的人脈,幫助你登上那個位置并不是難事?!兵P鸞清壓下心中的恨意,對著夜御冥說道。

“哦?娘娘這話可真是冤枉本王了,本王可是為了幫皇兄啊?;市稚磉吋槿俗魉?,危害朝政,畢竟本王可是‘清君側’啊?!币褂す室獍选扒寰齻取比齻€字壓得很低,結果換來腦海里唐小糖冷冷的一句“哼,真能裝”。

“真能裝!汝敢說汝真的沒有野心?騙鬼去吧!”

夜御冥頭上一個“?!?,被他硬生生忍下去,因為那一刻他沒有放過鳳鸞清眼中一閃而過恨意。

夜御冥深思,看來面具說的不錯,他是得留心這個女人了。

“都說了吾不是面具!”唐小糖怒!

夜御冥:“哦抱歉本王忘了你不是面具你是附在面具里的鬼?!?/p>

唐小糖:“......汝去死!”

鳳鸞清不愧是死過的人,很快就恢復如常:“冥王不必假裝了,你的目的本宮早就知道料到了?!?/p>

“不過還請王爺放心,本宮不但不會說出去,還會幫助王爺奪到那個位置的。但本宮只有一個要求?”

“什么要求?”夜御冥饒有趣味的問。他并不在意鳳鸞清要殺他,反正她也殺不掉。

“殺掉夜御修!”鳳鸞清咬著牙說。

“成交?!?/p>

鳳家的人脈清理起來是麻煩了一些,但也不是不能除掉。不過能利用最好還是利用一下,也省力不是?

所以這就是一個現實的政治家的思想,典型的黑心腸!

......

后面夜御冥又和鳳鸞清說了什么唐小糖就沒注意聽了,大致就是些裝樣子的表面功夫比如“王爺不必多說(裝逼)了,本宮都知道”“娘娘說笑了,本王什么也不知道(才怪)”“王爺走好,本宮就不送了”“娘娘客氣”這樣的廢話。

然后夜御冥就這么離開了冷宮。

離開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對?

“汝就這樣走了?”唐小糖的目的可不是讓他來冷宮觀光的,她本以為告訴夜御冥鳳鸞清對他有殺意,這貨就會提前把鳳鸞清除掉了,可這是個什么情況?什么“反正她也殺不了本王不如先留著她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方法以及最后到底能不能殺得了本王”這種想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知道了還問本王干什么?”夜御冥心情有點復雜,有一個隨時都能知道自己想法的面具存在,這種感覺怎么說呢,還真有點小激動呢......

唐小糖:“......”要是一般人知道別人能知道自己的想法不是都應該憤怒厭惡恐懼什么的嗎?這家伙怎么還真有些激動,這種事情需要激動嗎?

真是和人不一樣!

還有說好的冰冷嗜血威嚴霸氣呢你為什么如此愛吐槽這樣真的好么你這么話癆你粑粑麻麻哦不你父皇母后知道么?

“汝現在要去哪里?”

“當然是回王府了。不過話說你到底是什么啊,你什么時候附身在面具里的?”唐小糖感覺夜御冥的人設已經崩了......

唐小糖其實剛剛才附身到面具里,不過她可不會這么說:“吾忘了,反正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了?!?/p>

“你為什么之前都不說話?”

“吾在沉睡,但是卻被人吵醒,所以才會醒過來?!?/p>

“這么說你之前一直被本王戴在臉上哦不對誰這么厲害把你吵醒?”

先給他打個預防針:“那個女人的靈魂有古怪,吾就是察覺到她身上的精神波動才會蘇醒,那軀殼里的靈魂是她的但又不是她的?!碧菩√巧畛恋恼f。

“你是說,她也被鬼給附體了?”夜御冥若有所思,怪不得他總是感覺那個女人給他的感覺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哪里不對。

唐小糖無力:“......吾不是鬼......”

夜御冥:“那你是什么?”

“吾是......吾為什么要告訴你?”小樣兒的,還想吊她的話,沒門!窗戶也沒有!

夜御冥:“......”見鬼又忘了她能知道他的想法了!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