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晚上,黎瑾做了一個夢。

他自從六歲以后就不再做夢了,但這個夢清晰的仿佛是他親自經歷了。

他夢見小白回來了,她不是現在的老態龍鐘,而是如初見一般小小的一只。她就蹲在那里,金色的眼睛定定看著他,似乎在叫他上前。

黎瑾就走上前去,他知道她是在向他告別。

“小白,你要離開了是嗎?”

喵咪頭歪了一下,點點頭。

“謝謝你。再見?!?/p>

謝謝你陪我走過這么久的時間。再見了,我的伙伴。下一個輪回,如果我們能遇見,我還愿意和你一起。

他伸出手摸摸她的頭,她向以前一樣伸出爪子抓了他一下。

黎瑾有一瞬間恍惚,感覺什么從身體里離去,再回過神的時候,面前的貓咪已經化作瑩白的光點,消失在面前。

他突然清醒過來。

似乎忘記了什么呢......黎瑾坐在黑夜里,卻又不記得剛才到底夢見了什么。

也許是什么不重要的事情吧。

是吧。

“吱——!”

車子一個急剎,豪車良好的性能讓車里的人只是微微前傾了身體,司機就匆忙道歉:“對不起,家主,剛才有個孩子突然沖出來......”

閉目養神的黎瑾睜開眼睛,望了一眼車外,一個小孩子跌倒在車前。他推開車門走下去。

司機滿頭大汗的跟在他身后,心里忐忑。

“你有沒有事?”黎瑾站在那孩子面前問。

那是個男孩,黑色的短發散亂的黏在臉上,衣衫破舊,臉上臟兮兮的看不出外表,只有一雙淺褐色的眼睛,警惕的看著他。

那帶著桀驁的褐色眼瞳與記憶中某雙眼睛一點點重合,讓黎瑾開始恍惚。

真的好像......只是像誰呢?

他不由得伸出手去,輕聲問那個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只是警惕的看著他,然后揮出手甩開他。

制止住身后人的舉動,黎瑾也不惱火,只是微笑著看向他:“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男孩猶豫了一下,最終在他溫和的微笑中緩緩點頭。他沙啞著開口:“我沒有名字?!?/p>

“那么,從今天開始,你就叫黎白吧?!?/p>

“好?!?/p>

反正自己也沒地方可去,也許跟著這個人也不是個壞主意。

黎白在心里想。

很多年后,當黎白已經取代他成為黎家新的掌權者的時候,他都會想起那個時候那個男人向他伸出的手,而他也慶幸當時的自己沒有拒絕。

黎瑾死于他八十歲的一個雪天,他終身未娶,無疾而終。他死后,黎白接過黎家的掌權地位,在他手里,黎家更加繁盛。

由于黎家的威懾,其余的地下勢力皆不敢妄動,整個世界百年內都處于和平時期。

唐小糖回到自己的世界,她非常傷心。

透過水鏡看完了黎瑾之后的結局,當看到最后他坐在她在時他們經常一起做的那把椅子上看著窗外的雪野閉上眼睛的時候,唐小糖心里悶悶的,說不出來的難受。

雖然任務完成的非常出色,也得到了黎瑾的感情,她依舊提不起勁來。以前修復世界的時候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心情,但是這一次卻格外的不舍,一想到黎瑾到最后都還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她就很難過。

作為一只魅,她是很少有這樣低落的情緒的。

懨懨的趴在自己的書桌上,她沉默的看著鏡子里墨發金瞳的小蘿莉一臉的沮喪。

突然,唐小糖發現自己的額頭上貼著一個亮閃閃的東西。

隨手把它拿下來,那是一個水滴一樣的小小透明物質,散發著柔柔的熒光。

“這是什么?”她有些好奇,以前從來沒見過這個東西。

“人品不錯嘛,居然得到了‘真心的眼淚’?!?/p>

鏡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銀色長發散散的垂在肩上,一雙紫色的眼瞳神秘莫測,妖孽的五官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美貌,最引人注意的是他那左眼下的那顆淚痣,為他增添幾分妖嬈。

這要是個女的,一定是傾城傾國的大美人,偏偏他是個男的,所以唐小糖總覺得他很娘。

不理笑得一臉狐貍樣一看就不安好心的男人,唐小糖依舊趴在桌上,連眼角都不給他一個。

對方很挫敗的揉揉長發,幽怨的說:“糖(三聲)糖(二聲)啊~你怎么對人家這么冷淡啊~?”

唐小糖早就習慣了艾法爾這副腦殘樣,照舊無視他的打量著手里的東西,那小小的一點比她小指甲蓋還小,卻讓她覺得很溫暖很安心。

“喂喂,你真的不想知道這是什么嗎?”艾法爾見她完全不理他,只好無奈的湊上去問。

這家伙,真是白白浪費了她那副蘿莉相,真的一點都不可愛!

“不想。你可以圓潤的離開了?!碧菩√穷^磕在桌子上,悶悶的說。

“別這樣嘛,小糖果,快來問我??!只要你問我就告訴你哦!”艾法爾湊上來賤兮兮的說。

“哥屋恩!”

唐小糖一巴掌把他扇飛,轉過身陰測測的看著他:“你再敢那么叫我一聲試試?”

艾法爾一張妖孽的俊臉瞬間就腫成了豬頭,只有那雙紫色的眼睛還是幽怨的看著她:“小糖糖......你不要那么兇嘛......”

“轟!”

一個直徑十米的大坑新鮮出爐在地上,還冒著絲絲熱氣,唐小糖一臉陰霾的看著他,聲音如同從地獄里飄來:“你再叫一遍......”

要不是艾法爾閃得快,他現在早就尸骨無存了。滿頭冷汗的看著那個坑,他后怕的說:“喂,我好得也算是你的上司吧,你要不要這么狠?”

“你到底有什么事?有事就說沒事就滾!”唐小糖轉過身坐回椅子上,繼續看著手里的“真心的眼淚”。

暫且就這么叫它吧。

唐小糖本來也不是一只多愁善感的魅,被艾法爾這么一打岔,她心里的那些情緒也就散的七七八八了。

將這份記憶儲存在腦海深處,唐小糖轉身看著艾法爾。這個家伙平時都不會出現,現在跑來她這里,肯定有陰謀!

“好好保存你手里那個東西,你會用得到的?!卑柹砩香y光一閃,豬頭就恢復成俊顏?!叭蝿胀瓿傻牟诲e,?。?/p>

在唐小糖殺人的眼神里他收回了最后那兩個字:“好吧,那我就直說了。唐糖,我找你還是因為任務。有個世界出現比較嚴重的bug,急需你去修復,你準備一下吧?!?/p>

唐小糖(抗議):“又要我跑腿,我才剛回來!”

艾法爾(誘惑):“沒辦法,誰讓你比較厲害呢?快去吧,回來給你加薪。想想那些光芒閃閃的寶石吧!你不想要寶石了嗎?有錢你就能買很多很多寶石了哦!”

在金錢的誘惑下......唐小糖最終還是投降了。

唐小糖(流淚):“......好吧!”

好吧她承認她其實很拜金。

意識陷入黑暗之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唐小糖看到水鏡里自己的樣子似乎變了一些。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