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砰砰砰——”子彈橫飛,黎瑾動作一慢,又是兩枚子彈擊中左腿,黎瑾沒有躲避,只是避開了重要位置,然后快速閃到前方一大堆垃圾后面,把小貓放在地上。

肉體劇烈的疼痛將唐小糖的意識拉回來幾分,再一看,黎瑾手里拿著玻璃片已經從她肉里剜出來一顆子彈扔在一邊,然后他撕下自己身上的襯衣幫她把傷口勉強包起來。

唐小糖聞到他身上濃重的血腥味,不安的輕聲叫了一下“喵......”

奴才你受傷了?

“我沒事?!崩梃獙χ恍?,可是唐小糖卻能看見他蒼白的面容和額頭上的汗水。

“喵......喵......”她艱難的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手,以示安慰。

沒事的,有朕在,別擔心。

她能看到黎瑾還是在微笑,眼里亮亮的:“嗯,我們都會沒事的?!?/p>

他心里是從未有過的感覺,就像是要窒息一樣,明明她可以沒事的,只要她待在別墅里,不管他會不會回去君澤都會好好照顧她。

如果她沒有來,也不會像現在一樣虛弱的躺在地上,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他一定不會讓她就這樣死去!

外面繼續子彈橫飛,黎瑾握緊手中的槍,開始思索如何脫身。

如果子彈足夠的話,他倒是可以把這些人都干掉。但問題是沒子彈......或許可以從死去的人手里拿一些子彈來。

就在他思索的時候,空中突然傳來一陣機械發動的聲音,緊接著一條軟梯從空中投下,君澤直接從上面跳下來跪在他面前。

“家主,我終于找到你了!”他直接抱住黎瑾的腿開始嚎叫。

黎瑾:“......”

明明場景很嚴肅,唐小糖心中這種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突然想笑的感覺是腫么回事?

君澤卻是一點都不想笑,他看著狼狽的男人,眼眶一紅,幾乎要落下淚來。

從他跟在他身邊起,他就沒有過如此狼狽的時候,跟在他后面的醫生也是滿臉心痛,就像是黎瑾馬上要死了一樣:“是啊,家主您還從來沒受過如此重的傷呢!”

黎瑾:“......好了,快給小白先看?!?/p>

幸虧君澤出來的時候還帶了小白的專屬醫生(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松了一口氣的同時看著對面的人眼中滿是殺意:“居然敢傷害家主,真是膽子不??!”

他帶來的人早就和宋宇的手下交起火來,一群烏合之眾完全不是黎瑾手下的對手,很快就死得七七八八了。

唐小糖讓醫生抬到一旁處理傷口,幸虧之前黎瑾把子彈取出來了,醫生們一邊拿藥水清洗她的傷口,一邊用刀把她腿上可能腐敗的皮肉除掉,最后再給她打各種針。唐小糖雖然討厭打針,但意識在一點點模糊,她也知道這次這身體受傷太嚴重,所以只是乖乖的躺著。

黎瑾就躺在她旁邊,他也在接受手術,但還是安慰她:“小白放心,不會很疼的?!?/p>

正說著,醫生從他身體里取出一枚子彈放在一邊,唐小糖看的渾身一顫,黎瑾還像沒事人一樣微笑著。

不知道為什么,她感覺到更疼了。

他明顯和之前不一樣了,雖然還是冷漠又慵懶的樣子,但是以前那種空寂卻消失了。君澤等人雖然看不到死氣,不過對他這種變化還是能夠清楚感受到的。于是君澤看著兩人的目光也漸漸柔和下來。

他們該感謝小白的,如果沒有她,家主或許就會離開他們。

君澤跟了黎瑾很久,不是沒有感覺到黎瑾的想法,很多時候他都在恐懼,真的害怕某一天這個男人會放棄自己,也放棄他們......

正在一起的眾人卻沒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無人搭理的宋宇,突然睜開眼睛狠狠的看著人群中的黎瑾。

他的手慢慢抬起來,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黎瑾,夜幕中沒人看得到他的動作。

黎瑾,你沒有想到吧,其實我的心臟長在右邊,所以你那一槍并沒有讓我死去。而現在,你馬上就要死去了,我死也會拉上你陪葬的!

他眼里劃過一道狠戾的光,手指狠狠的扣下扳機。

去死吧,黎瑾!

“砰!”

唐小糖以動物敏感的知覺察覺到危險在靠近,抬起頭就看見滿臉猙獰的宋宇扣下扳機的一刻。到處都是槍響,這一槍的聲音被完全掩蓋,沒有任何人察覺。

如果讓他擊中黎瑾,她的功夫不就白費了!

她掙扎著跳起來,掙脫醫生按住她的手,向黎瑾身上撲過去,正好擋住那飛過來的子彈。

身體落下去卻被黎瑾很快接住,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樣一幕,反應過來的黎瑾立即反手一槍,這次他直接爆了宋宇的頭。

血從腹部不斷涌出來,這一槍打在唐小糖的肚子上,她虛弱的抬起頭,看著黎瑾微弱的叫了聲。

“喵......”

奴才,你沒事就好了。

“小白——!”

眼睛慢慢合上,意識漸漸沉入黑暗,唐小糖聽不見黎瑾暴怒的吼聲,額頭一濕,有一滴水跡掉進她的毛里。

冰涼又灼熱。

屋外那棵大樹的葉子都黃了,秋意漸漸染上枝頭,即使陽光還是明媚溫度也不似夏日那般灼熱,那一絲絲的涼意不知不覺就會襲上心頭。

君澤敲門進來的時候,黎瑾正坐在床邊邊看書邊撫摸著床上的貓,他嘆了一口氣,默默走過去把窗戶關上,然后走到他身邊。

“家主,人已經到齊了......”

他忍不住將目光放到床上,那小小的一團正躺在軟墊中間安靜的沉睡著。已經一個月了,醫生說它的生命體征已經很穩定了,但就是不醒,連醫生也說不清楚具體的原因。

他始終記得,那天家主瘋了一樣的帶著小白趕回黎家叫醫生連夜搶救,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失態的恐慌表情。那時他們真的怕,如果這只貓救不回來,他會不會也跟著一起去了。

后來,直到天色發白,才把小白搶救回來,但是從那天以后它就一直這樣昏睡著。家主每天都會這樣坐在她身邊,除了重要的事情幾乎不會離開半步。

“走吧?!?/p>

黎瑾放下手里的書,站起身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貓,心中有些失望。

他以為她會突然醒過來,就像以前每次被他吵醒一樣惱怒的睜開眼睛嗷嗷叫喚,可那一團始終沒有動一動。

轉身離去的兩人卻沒有注意到,床上的貓咪耳朵微微顫了顫。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