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遙遠的某個巷子里,一點微弱的白芒出現,很快就被閃電明亮耀眼的光芒掩蓋。等到閃電消失的時候,唐小糖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原地了。

向著角落里的黎瑾快速的跑去,唐小糖很快就來到他的身邊。

剛才離得遠沒看清楚,等到了跟前她才發現黎瑾的狀態有多么糟糕。臉上包括露在外面的皮膚上都是紅色的疹子,唇色蒼白毫無血色,渾身都濕透了,頭發散亂的貼著臉頰,平時幽深的鳳眼緊閉著,半點看不出來平時優雅慵懶的樣子。

唐小糖從沒見過如此狼狽的黎瑾,他本來應該是高高在上俯瞰眾生的,這個天之驕子一樣的男人也會有今天這樣落魄的樣子嗎?

她感覺很難受,不管他是怎么樣的人,至少他對她一直是很好的,相處了這么長時間也有了感情。不管是為了任務也好,還是從她自己來說,她都不希望他就這樣死去。

靠近他,她“喵嗚”叫了兩聲,他卻毫無反應,唐小糖只得跳到他身上,去舔他的臉。

很燙,黎瑾在發高燒。

“喵嗚嗚!”唐小糖有些急了。

快醒來!你這個愚蠢的奴才!不要丟下朕一只貓??!

“飯桶!統統都是飯桶!”宋宇一把將整張桌子掀翻:“怎么會讓黎瑾跑了?阿達,我不是叫你們好好守著黎瑾嗎?!你們連個斷了腿的人都看不住,我要你們何用!”他眼里泛著凜冽的殺意,狠狠盯著面前的一眾人。

“可是......明明是老大你說有要緊的事?。卑⑦_小聲的辯解。

“誰說的!到底是誰告訴你們我要找你們的?!”

“您不是派宋伯讓安小姐親自去找我們的嗎?”他抬起頭,看著宋宇。

“宋凌!你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凌也是一頭霧水,他什么時候找過安白???可問題是安白她現在昏迷不醒的,醫生說她頭部受到了重擊,一時半會兒醒不來的。

他們找到安白的時候,她全身都是泥水的躺在花園的一個岔路口昏迷不醒,估計是被人從身后襲擊的,就是她醒了,應該也問不出什么。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自己摘出去??粗斡钜呀浻行岩傻难凵?,宋凌急忙開口:“老大,估計是有人冒充我告訴安小姐錯誤的信息,然后趁著阿達他們離開的時候引開安小姐并將她打昏,然后趁此機會把黎瑾救出去?!?/p>

“肯定是黎瑾的人干的!咱們這里絕對出了奸細!”阿達也搶著開口,他可不要背上放跑重要犯人這個罪名,要不然老大生起氣來,他逃不了一番責罰。

“都給我閉嘴!那你說,我們該怎么辦?!”宋宇轉向宋凌,大聲問道。

“為今之計,就只有拼一把了!”宋凌眼里泛著幽幽冷光,“這么短的時間,對方悄無聲息肯定沒有太多人手,外面下著暴雨,帶著一個行動不便的人他們肯定走不太遠。我們索性把黎瑾除掉,再威脅黎家的人讓他們讓出足夠的地盤,等到他們妥協之后,我們再放出黎瑾已死的消息,等他們成為一盤散沙之后我們乘勢一舉消滅所有人,這樣就能取代黎家成為新的霸主了!”

要是唐小糖在這,她一定會笑出聲來。呵呵,事情要是這么簡單,她還干什么累死累活的刷黎瑾的好感???你以為黎家就只有你看到的那么多勢力嗎?你知不知道黎家背后的勢力已經遍及世界每一個角落?你當黎家剩下那些元老們都是吃素的嗎?連黎瑾這樣的天才用了三年時間都沒能把家族里的勢力完全收服,你覺得你們只要這么點時間就可以了嗎?!

呵呵,果然是愚蠢的人類,真是圖樣圖森破!

有句話怎么說的,雖然你長得丑,但是你想得美??!

但是想得美的宋宇已經被恐懼和憤怒沖昏了理智,根本想不到這些,或者說,他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相信,心里依舊抱著僥幸,對權力的欲望讓他拒絕相信理智給出的答案。

其實宋宇也不是不厲害,只是他到底年紀大了,有些感覺已經不像年輕時候強了,加上這幾年一直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現在要失去,自然不甘心。

黎家明面上的勢力還真的不是很多,大部分勢力都是在地下的,外人很難想象它的巨大。而且黎家也并不是他們認為的那樣黎瑾就是唯一的領頭人,或許幾年后會是那樣,但是現在在黎瑾之下依舊還有眾多元老,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才是黎家真正的決策者,黎瑾不過是他們的代言人。

即使黎瑾死了,黎家一時之間也不會亂掉,加上黎瑾自己也有忠心耿耿的追隨者,那時候,宋宇的下場只能是更慘。

宋宇不知道這些,所謂無知者無畏,他自然不會知道其實他對上黎家根本沒有勝算,所以還在做著能夠取黎家而代之的美夢。

而宋凌雖然知道宋宇對上黎家沒有勝算,但他對黎家的了解也不過是比宋宇多一點點而已。至于他為什么這樣鼓動宋宇,當然是因為他也有自己的心思。

他可不愿意再跟著宋宇這個沒用的老不死混了,今天一事透露出他對他早已堤防的疑心,要是再不離開指不定哪天就被宋宇找個借口搞死了。所以就準備趁著混亂把宋宇推出去讓黎家弄死,自己理所當然的當上宋家的老大。反正黎瑾是宋宇下手弄死的,到時候黎家整死他,宋家自然就沒事了。

可以說,這又是一個腦殘,以黎瑾在黎家的地位,他死了,黎家怎么可能只弄死宋宇一個,想也知道肯定是整個宋家包括宋凌他也得跟著去陪葬了。

唉,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怪不得這么好的機會宋宇還是幾次都弄不死黎瑾,自己智商捉急不說,再加上這么一群腦子有坑的下屬,能打得過才有鬼!

于是他就只能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拉也拉不回來了!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