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親手殺死了他?!彼穆曇羧缤粭l吐著芯子的毒蛇在耳邊響起,將毒液注入他的心臟里。

不知道什么時候,黎瑾已經到了他身側,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伏在他耳邊低低地說。

宋宇大腦一片空白,等他勉強回過神的時候,雙腿都站不穩了,因為守在他身邊的四個保鏢已經齊刷刷的倒在地上,無一例外都是脖子上一道致命傷口。

暗紅色的血浸濕他腳下的地毯,白皙修長的手指上一滴血滴下來,詭異而凄美。

黎瑾額前的碎發遮住他的雙眼,依舊是漫不經心的聲調:“真是太弱了,完全沒有一點挑戰?!?/p>

周圍的人這才反應過來一般瘋狂的對準黎瑾開槍,但只是一轉眼的功夫,黎瑾就已經到了他們背后,沒有人看清楚他的動作,只是反應過來的時候,地上又多了數具尸體。

與他清俊文雅的外表不符,黎瑾殺人的時候絕對是殘忍的,如同毫無情感的野獸,全憑著本能。他的動作快準狠,對準對手身體的重點,全部是一擊致命,不給對方留絲毫還手的機會。

像貓故意戲弄老鼠一樣,他就是不殺宋宇。每次和他擦肩而過的時候,宋宇都幾乎覺得自己與死神相觸,可是下一秒,黎瑾又會離開,只是殺掉他身邊的人。

宋宇身邊他的心腹西裝男也是蒼白著臉看著這一切,他們自認為萬無一失的計劃......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突然,西裝男似乎是想起什么,眼睛一亮,附在宋宇耳邊,低低說:“老大,那個......就是黎三爺給的那個!”

宋宇到底還是有幾分膽氣的,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回想著,黎三爺是給過他東西,可是那個......

“X-9都沒用,那個怎么可能有用?!”他看著自己的人一個個倒下,恐懼與怨恨幾乎要把他擊潰。

“不管怎么樣,試一試吧!”西裝男從衣服里拿出一個盒子。

“好!”宋宇一咬牙,今天不成功就成仁了!黎三爺目前自身都難保,恐怕是指望不上了,還是要靠自己!雖然那個方法真的很不可思議,但還是要試一試!

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小玻璃瓶橙色的物質,瓶口封得很嚴實。

宋宇拿過小瓶,向著黎瑾扔過去。

“啪——”

黎瑾隨手一揮,玻璃瓶在地上炸裂開,里面濃郁的香味撲面而來。

宋宇想到黎三爺最后的手下把這個交給他的時候說過,這是唯一能克制黎瑾的東西,也因為這樣,這一小瓶得來的很不容易,黎三爺幾乎是拼了命才讓他帶出來的,讓他用在刀刃上。

顏歡花的花粉,是黎瑾唯一的弱點,他對這種氣味過敏。

雖然宋宇知道顏歡花的氣味有微弱的毒性,可是只有長期生活在高濃度的環境中才會對人體產生影響,他心中忐忑,不知道這樣的方式有沒有用。

熟悉的氣息彌漫在鼻息間,黎瑾的腦袋變得昏昏沉沉,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起來。

呵,這次是要栽了么?

小白啊,我可能要回不去了......

唐小糖很生氣!

沒想到黎瑾真的就這樣走了,到現在都不見人影!留下她一只貓在黎瑾房間的巨大落地窗前蹲了一個中午!

不可饒??!大膽的奴才!有種你就別再回來!

唐小糖尾巴甩來甩去,身上的黑氣幾乎要化為實質了。

中午還艷陽高照的天空轉眼就狂風大作,大片大片的烏云覆蓋了天際,轉眼就陰沉了下來。一道明亮的閃電張牙舞爪的劃破天際,緊接著就是怒吼的雷聲。之后,大雨便傾盆而下,嘩啦嘩啦的雨點打在玻璃上,留下一條條連綿不絕的水路。

唐小糖最討厭下雨,因為下雨的時候總讓她想起那些并不美好的記憶。

半斂著眼瞳,冷漠的注視著窗外的雨水連成線落在地上大大小小的水洼中,濺起一個個泡泡。

一絲絲煩躁從心里升起,勾起掩藏許久的黑暗,唐小糖抑制著心里的陰郁,金色的眼里仿佛有流光在閃動。

察覺到這或許是她等待已久的契機,因此唐小糖并沒有阻攔黎瑾的離開,但是這么晚他還不回來,她的知覺告訴她,事情極有可能向著不好的方向發展下去了。

門外傳來隱隱約約的聲音,夾雜著重物墜落的嘈雜:“什么?黎莫......顏歡花......快去找......”

唐小糖悄無聲息的踏著地毯走出房間,透過會議室微微張開的門縫偷窺著,房間里君澤站在書桌后難看的面容,他聲音幾乎是在顫抖著問道:“你們確定......黎莫是這么說的?”

“是的,還有,我們在他一個情人的房間里找到了很多已經枯萎的顏歡花......”一個男人站在他面前,也是滿臉驚懼的說道。

“......為什么?家主不是早就下過命令,黎家任何人都不準種植顏歡花?”君澤好久,才咬著牙說出這句話。

“可是,誰能想到,黎莫他是種在他情人的房間里?還是最不起眼的一個情人......”

“夠了!我不想聽這些!快去找!如果找不到家主,你們都也別活了!”君澤失控的將桌子上的擺設統統拂到地面上,沖著男人大吼。

為什么會有顏歡花?家主的母親就是因為顏歡花花粉過敏去世的,而家主,偏偏遺傳了母親的這種體質......

“君大人,這是宋宇送來的信件!”一個坐在另外一邊的男人突然大聲叫到。

“我看看......”君澤越看信件,臉色越加陰沉,最后徹底黑了下去。

“宋宇......我真后悔沒有把他早些處理掉!”他眼眸中是狠戾的光:“居然敢對家主動手,簡直是該死!”

“那我們怎么辦?”一個男人小心的詢問。

君澤深吸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堅定的說:“先同意他!現在家主在他手里,我們必須要保證家主萬無一失,隨后再談其他的條件!”

唐小糖轉過身,眼瞼半垂,一道冰冷的光閃過。

黎瑾,果然是出事了么?

若無其事的回到房間里蹲在窗臺上,唐小糖看著窗外電閃雷鳴,狂風大作,心如同黑夜一般深沉。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