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后面追上來的兩個女人看著眼前這個侍者裝扮的長相普通的青年,顧不上難堪,都狠狠的盯著他手里似乎失去知覺的黑貓,目光像是要把它抽筋剝皮一般狠戾。

青年溫和一笑,聲音卻是出乎意料的好聽:“請問兩位小姐需要幫助么?”

兩個人這才清醒過來,她們混沌被憤怒沖昏的頭腦也開始清醒,看著那一動不動的貓,她們心里開始有點恐懼了。

這只貓不會是死了吧?

如果剛才只有她們兩個,弄死它完全沒有其他人知道也無所謂,偏偏現在多了個人,還給他看到她們追著貓然后貓就不動了,他如果說出去,那她們兩個可就完了。

算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做就做到底。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侍者,他說的話也沒多少可信度,到時候死不承認就完了,難道黎家主還能把她們怎么樣?

“你們這里是怎么搞得???這不知道哪里來的野貓闖進來,你看把我們兩給抓的!”一個女人開口,先發制人。

另一個則不說話,只是無聲的紅了眼眶,拉了拉滑下來的禮服,不經意間露出胸上的四條血道。

青年侍者好脾氣的連連道歉:“對不起兩位小姐,這是我們工作人員的失職,我給兩位賠不是了。我這就把這只野貓丟出去,兩位可以到休息室里去,稍后會有工作人員為兩位送上藥膏和新的禮服?!?/p>

先開口的女人自知理虧也不敢多說,息事寧人的說道:“算了算了,你把它弄死拿遠一點丟掉好了,真是掃興!”就和另一個女人互相攙扶著離開了。

男侍者躬著身看她們走遠了,才提起手里的貓,低笑一聲快步離開。

與此同時,大廳里的黎瑾完全不知道唐小糖發生了什么事,他正被一幫人纏住無法脫身,而且唐小糖還不在他身邊,這讓他耐心流失的非???,很有一種想要把他們都殺光的沖動。

君澤早被宋宇拉去套近乎了,他的目的就是讓人纏住黎瑾,自然不會放君澤上去替他解圍。而黎家的其他人也都被隔在人群外面,無法靠近。

他們倒是不擔心有人刺殺黎瑾。也許是從小被刺殺慣了,某種程度上來說,黎瑾對殺機的敏感程度幾乎要超過野獸,也因此每次刺殺他的人還沒接近他就會被他察覺到。

君澤看著自家家主雖然還在笑,但是眼里的冷色越來越沉,就知道他的耐性已經到了極限。甩開還要纏著他的宋宇,他急忙上前想要攔開人群。

宋宇剛要再攔住他,后面一個人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他露出滿意的微笑看著人群中某個身影,不再上前。

就在黎瑾耐心要告終的時候,一雙纖細的手突然出現,拉著他的手擠出人群向外面跑去。

這個白色的身影非常靈活的在人群間穿梭,她身材矮小倒是沒有什么感覺,后面人高馬大的黎瑾就感覺很不愉快了,在很多人之間擠來擠去的感覺相當糟糕。而且他本來就有潔癖,這樣的感覺不亞于從地獄間走了一遭。

黎瑾頭一次開始后悔自己的惡趣味,他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把宋宇弄死算了。

后面擠作一團一時也追不上兩人,那個人一直把黎瑾拉到一個偏僻的花圃后面,才停下來呼呼喘氣。

黎瑾這才注意到眼前是一個女孩,她長得嘛......雖然沒有自己好,也沒有唐小糖可愛,但總體也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平了,那雙清澈的眼睛倒是為她增色不少。

看到黎瑾正看著她,她羞澀一笑,臉頰微微紅起來:“你好,我叫安白?!?/p>

安白偷偷看著黎瑾,心里想,這個人長得真帥,學長也很帥,但是她不得不承認,他長得比學長要好看多了,而且那種懶散成熟的氣質,更是學長比不上的。

也不知道是剛才奔跑的太快還是面前這個人的原因,安白只覺得心臟在很快的跳動,臉上也熱熱的。

換了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黎瑾和安白的第一次會面下,安白居然對黎瑾產生了好感。要是唐小糖知道了,絕對得哭暈在廁所。

黎瑾的視線移到安白握住他的手上,他本來是有潔癖的,除了一個唐小糖別人與他皮膚相觸,他都會控制不住自己暴虐的想將對方殺掉,而這個女人竟然能和唐小糖一樣碰到他......

黎瑾對安白產生了一點興趣。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