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秦輕辰也很難受,其實開始的時候說不介意宋萌萌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她真的很乖很懂事,和她相處了這么長時間,他已經把她當做了自己的女兒......

“你......要堅強......”比起他來,他知道更難受的是她,畢竟,那不光是她唯一的女兒,還是她唯一的親人......

許昕顏就不再說話了,有那么一瞬間,秦輕辰覺得她會放棄生命跟著女兒一起......

突然抱緊了她,他輕聲說:“你還有我......”

許昕顏閉了閉眼,然后有淚水從眼角落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燈終于滅了,許昕顏立刻沖上去:“我女兒怎么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神色暗淡:“抱歉,女士,孩子傷的太重了,我們已經盡力了?!?/p>

身后護士推著床鋪出來,許昕顏慢慢走過去,看著躺在上面的女兒,輕輕握住她的手。

“萌萌,對不起......”

唐小糖扯扯嘴角,露出一個微笑:“媽媽......沒事的......萌萌從沒有、怪過、怪過媽媽......”

她眼神轉向一邊的秦輕辰:“壞蛋叔叔......你可不要忘了......忘了,我們的約定哦......”

秦輕辰認真的點點頭:“放心,我不會忘記的?!?/p>

轉過臉來,她細細的看著許昕顏:“媽媽......你要好好的......萌萌會在天上......繼續看著媽媽?。?/p>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微笑著閉上眼睛,停止了呼吸。

不少護士都難過的掉下了眼淚,就連見慣了生死的醫生臉上也浮現幾分哀色。唯有許昕顏,她反而異常的平靜。

就在在場所有人都認為,下一刻這個受到巨大打擊的女人就會奔潰的哭號或昏倒的時候,出乎他們意料,許昕顏也淺淺的笑起來。

她溫柔的看著病床上的女孩兒,在她微笑著的臉頰上落下一吻,一滴眼淚落到她睫毛上,她輕輕呢喃。

“萌萌,等著媽媽?!?/p>

三天后,處理完宋萌萌后事的許昕顏幾乎沒有給安氏留任何機會,她手中無數安氏違法洗錢黑色交易的記錄直接送到了最高法院,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與宋澤遠離婚并和秦輕辰結了婚。

之前唐小糖就布好的局一點點發揮作用,安氏那些犯罪記錄她提前設好了,只要她一死就會傳到許昕顏的郵箱,包括之前的那筆金錢,也會轉到她的賬戶里。

安氏也不會放過她,但在無數不利的證據之下自顧不暇,一時也找不到什么辦法,許昕顏對自己殺死安琳和王彪的事供認不諱,他們根本找不到更好地借口。

安氏的競爭對手包括秦氏,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四面楚歌之下,安氏無奈宣告破產,地位迅速被瓜分。

最終安氏還是走上了上一世的下場。

由于安琳本身就犯了綁架罪,至于王彪就更不用說了,本來就是黑色身份,許昕顏以正當防備的名義提起辯護,加上秦輕辰的暗中運作,她只判了五年。

許昕顏不在意別人怎么想,她只知道,她一定要改變這個不公平的世界,哪怕付出所有代價!

從最底層爬起,她不放過任何一個向上的機會。經歷的越多,她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有多么黑暗。比她遭遇更凄慘的女性實在太多太多,她的號召她們的支持她,和她一起改變這個世界。

她體會到什么是真正的艱難,但在這樣的磨練下,她飛快的成長起來。

每當她覺得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她就會想想曾經的自己,想想女兒,想想那些和她有著類似遭遇的人,她能夠幫助更多的人避免那些遭遇,就又有了繼續的勇氣。

而秦輕辰一直都默默的陪伴她,支持她。

許昕顏回到住所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這幾天忙著競選一個重要的職位,她已經連著好幾天沒有按時回過家了。

疲憊的脫下高跟鞋,把包放在鞋柜上,許昕顏準備簡單洗漱一下就睡了,明早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要參加。

屋里燈亮著,她本以為秦輕辰已經睡了,走到飯廳的時候,才看到他坐在桌前,似乎在發呆。

“你還沒睡?”許昕顏問了一句,雖然他們住在一起,但實際上并不在一個房間。有時候她回來的時候他還沒睡,有時候他回來的會比她還晚。

不管他們誰先回來,都會給對方留下一盞燈。

“你怎么回來這么晚?”他不答反問。

“最近有點忙?!彼亓艘痪?,轉身就要去房間。

身后突然有一陣聲響,她還沒來得及回頭,就感覺身后一陣力道扭過她,唇上有一個柔軟的物體。

他身上有酒的氣息。秦輕辰吻得很用力,灼熱的吻仿佛要將她所有的氣息吞噬,但她卻莫名感受到一絲絲哀傷。

本想推開他,心中一軟,許昕顏放棄了抵抗,手慢慢環住他的腰,閉上眼睛,任由他親吻。

他們親吻了很長時間,他的吻也從激烈變到柔緩,最后停下。

“你到底......有沒有一點愛過我?”她聽到了他唇間一聲極輕的嘆息。

心中仿佛有某一點被觸動,許昕顏怔怔看著眼前依舊俊朗非凡的男子,他眼中深深的無奈和愛意,讓她有一瞬間覺得,自己也是愛著他的。

“我......”

“不要說,我知道,”他離開她,修長的手指點在她唇上:“你心里還是有我的......這就夠了?!?/p>

許昕顏心中一動,看著他眼底的落寞,她突然覺得,或許她已經是愛著他的......那個時候失去了萌萌她心如死灰,若是沒有他的陪伴和支持,或許她......早已支撐不下去了吧......

他陪了她這么久,即便他們從沒有過夫妻之實,他也依舊深情如一,她怎么可能沒有感情呢?

秦輕辰失落的轉過身,“抱歉,我有些失態了,你回去休息吧?!?/p>

轉身走了兩步,身后還是什么聲音都沒有,他停下來想要回頭,卻感覺到有人從身后撲上來抱住他。

“你......”他心中突然像是有什么在跳動,一下一下,清晰而忐忑,他不知道是不是如自己想象的那樣,但是又不敢確定的惶恐和激動。

他聽見她說:“我的房間太冷了......”她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我可以到你的房間里去嗎?”

“當然可以!”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