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某間高級會所。

安琳冷冷的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的王彪,厲聲問道:“你不是叫人去抓了嗎?人呢?怎么還沒到?我要看到那小賤人!”

王彪高大的身材躬著站在安琳面前,眼中是討好的卑微的笑意:“安琳小姐,我已經叫人除掉那小雜種了,您不用擔心......”

“等等!誰讓你擅作主張了?!”安琳尖叫起來:“我叫你把她給我抓回來!你居然敢違背我的命令?”

“我這是為您好啊,若是那小雜種不在了,您不就......”

“你閉嘴!”安琳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要是宋萌萌不在了,她拿什么來威脅許昕顏那個賤人?

“我要看到她!快去找!哪怕是尸體!要是找不到......”安琳神色癲狂而陰沉:“那你就也去死吧!”

幾個男人上了車,才發現鑰匙不見了。

這里又偏僻又荒涼,別說人了,連車都很少過,因此他們毫不懷疑是被人拿走了,只以為是掉在了路上,只好頂著大太陽在草里慢慢找。

頭上太陽火辣辣的照著,幾個人的后背不一會兒就濕了,然后又被太陽烤干,留下深深淺淺的白色印子。

“找到了!”不知過了多久,終于,一個男人從一大叢草里翻出了一把鑰匙,高高舉起來。

不過他的形象就比較糟糕了,滿頭都是草屑,衣服上也都是綠色的草汁液,滿頭大汗,臉上有土也有綠色的痕跡,狼狽極了。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個個都是灰頭土臉,大汗淋漓。一個男人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罵了一聲:“媽的!都是那小兔崽子干的好事!”

“好了,不要說了,那小鬼也不管他了,我們早點回去吧?!鳖I頭的男人心情也是很糟糕,幸虧還是把那個女孩子處理掉了,要不然回去老大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他們上了車。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車子不知道哪里出問題了,怎么也打不著。

開車的人咬咬牙,使勁一打,結果車哼唧了兩聲,發出“咔”的一聲,徹底不動了。然后某處就傳來膠皮灼燒的難聞味道。

“怎么回事?”開車的男人急忙下車去看,把整輛車都檢查了一遍,他悲催的發現,車下面一根電線徹底燒斷了。

幾人傻眼了,這下課糟糕了,這地方離市區少說幾十公里,沒有車,他們怎么回去???

“真他媽晦氣!”幾人坐在車上面面相覷,也想不出一個更好的辦法。他們中沒有人會修車,就是有人會也白搭,沒有材料,怎么把車修好?

正當他們大眼瞪小眼的時候,其中一個男人的電話響了。

他拿起手機一看,表情一震,連忙接起來:“老大......”

“是,是!她已經死了......”

“不,不是我們殺得......我看她病的很重了,就讓老三把她扔到水里了......”

“不會吧......她應該是死了......”

“好,我明白了......只是老大,我們的車壞在這里了,您能不能......”

男人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那邊又說了幾句,就把電話掛了,他黑著臉拿下手機,坐著一動不動。

“怎么了?張哥......”

察覺到氣氛不對,幾個男人都小心翼翼不敢說話,半天,其中一個男人才輕聲問了一句。

“媽的!”舉起手機想砸,男人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有砸下去,他推開車門走下去,邊說:“老三,你把人扔哪了?老大要我們接著去找!”

“可是,可是都被水給沖走了?。?/p>

老三驚詫極了,他不明白老大為什么那么在意一個小女孩。

“咱們可能被騙了,老大說那丫頭會游泳!”男人黑著個臉,繼續往田里走:“說不定那小鬼也是那丫頭搞的鬼!”

“但是......她的手是捆著的??!”

“不要說那么多了,我們必須快點找到她!即使是尸體!老大要我們把她帶回去!”他邊說邊往田里走:“快點,我們必須要找到她,一會兒還會有兄弟們過來?!彼劾镆呀涬[隱帶了些殺意,沒想到竟然被個小孩給騙了,這要他還怎么混?

抓到那個小鬼,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她!

他很憋屈,偏偏現在老大又說了,不能殺死她,要把她帶回去!

天漸漸黑了。

警局。

做完筆錄的許昕顏還不能離開,她走到外面的走廊里,長椅上女人已經在丈夫的安慰下平靜了許多,但她眼里還是帶著對許昕顏很深的敵意,看得許昕顏心中又愧疚又難受。

時間過了這么久,她現在幾乎已經麻木了,卻還是守著那一絲絲希望,綁匪到現在都沒有打來電話,這意味著什么?

許昕顏不敢想,她都不知道時間是怎么過去的,每一分每一秒對她都是煎熬?,F在只能說,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不敢面對對面一家失望難受的眼神,許昕顏一個人走到樓梯口,靠著墻慢慢坐在地上,警察還在繼續查看監控,現在還沒有半點眉目。

身后有腳步聲接近,然后一個人輕輕坐在旁邊。

許昕顏沒有轉頭,她輕輕說:“你知道嗎?其實萌萌很怕疼的。小時候哪怕有一點點傷口,她都會哭很久?!?/p>

“自從她進了醫院,每天都要抽血,還有抽骨髓,可是她一聲都沒有哭過?!?/p>

“那個時候我和那老太婆關系不好,我去上班,老太婆心情不好就會拿她發泄,可她一次都沒有告訴過我?!?/p>

“有一次,我臨時有事出去一趟,等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可......那老太婆還讓她一個人在客廳擦地板......那時她才五歲多??!”

他靜靜的聽著,看到她眼中的晶瑩,眸一點點深沉下去。

許昕顏的聲音暗下去,她覺得自己再也說不下去:“她真的很懂事,從來不惹麻煩......即使生了病那么疼,在我面前她從來都是笑著的,還安慰我......”

眼淚慢慢順著她的眼角滑下來,她沒有擦,而是接著說:“后來......后來她就被查出那個病,進了醫院......當醫生告訴我,如果沒有合適的骨髓,她只能活三個月的時候,我真想和她一起去?!?/p>

“我總覺得是我連累了她,要是當初我早知道她會活的這么辛苦......我就不會生下她了......我難過,總好過她現在受這么多磨難......”

許昕顏一直說,她太需要一個人來傾訴了,本來她不打算把這些事告訴任何一個人,但是有些事情憋在心里真的太痛苦。

秦輕辰也一直默默的聽著,他一點點接近她的內心,一點點靠近她,他知道,這時候她最需要的就是默默陪伴。

他伸出手,攬住她的身體,一點點讓她靠在他的肩上。她溫熱的眼淚浸濕了他肩上的衣服,他的心也被浸透。

客戶端觀看

下載客戶端,更新早知道!

×

進入輕小說章節

該資源暫不能在WWW門戶上進行觀看
請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咪咕動漫app進行觀看吧 : )

2012曾道人一句